主页校园文学毕业情结
文章内容页

相聚有时

  • 作者: 中古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09-09
  • 阅读5159
  •   生活有聚有离,人生有喜有悲,自然地看待,随遇而安。 ——题记

      一、分手季

      马军峪丧着脸从外面进到教室,像被人打劫了一样,无精打采的,很暴力的用脚把凳子踢开,轻轻地坐到板凳上,双手无力地搭在桌子上,水鸭子般地把头埋了进去,埋得极深,他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他感觉这个世界已经被黑暗笼罩,自己就在其中摸索着前进,在双手感觉不到任何温暖的地方找寻着那仅有的光亮。他在找,他感觉很累很累,累到听不到同学们的欢声笑语。他沉静了!

      猛地,他醒了。

      同桌从操场背书回来了,随后他听见了最讨厌的声音——同桌在读英语听力。

      作为文科班,应该说是美女成云的。可是,在这个班,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各种的不一,相互之间匀点也是好的呀。哎,害他只能是到其他文科班找找美女,交个女朋友了。

      同桌嘛,哎,就那样吧,不好不坏,就是有点黑。班主任按照模拟成绩分了同桌。虽说他是个体育生,但成绩好,在班里前十名,班主任也是相当器重的。

      虽说同桌是班主任分的,但相处之后,马军峪发现,她身上有种特别的气息和特质。内向,真诚,善良,最重要的一点,刚相处时很文静,最后发现很“暴力”——经常掐他。但很幸运,同桌之间是最没有隔阂的,可以说是最有默契的!所以,他和她相处的很好。

      “把英语听力书拿出来,耳朵没问题吧,一会儿班主任来了,想挨骂啊?”同桌王温碧看见他还在睡觉,就一肘子捅了过去,他醒了。

      “啊,奥,知道了”。刚把头稍微抬了起来,又埋了下去。

      “哇,你不是吧,平常不管训练有多苦,都不是挺有精神的嘛,今天怎么了,什么事情可以让你如此的颓废?”王温碧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同桌,跟你说件事”。

      “嗯,说吧”。

      马军峪把头埋的深深的,像做错了事,正在和同桌检讨似得。

      王温碧看了好一会,又是一肘子,马军峪像是受惊的野兔,把头迅速的抬起,看了看四周,把眼睛定格在正趴着写作业的同桌,说“同桌,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的粗暴,对别人就那么的温柔,把我伤害了,还装的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得”。

      “哎,自己人嘛,就不要这么见外了,说好了给我说事,你趴下就没有动静了,那我有什么办法”

      ““得,女人永远都是有理的,所以你说的都是有理的。那我说了,嗯……嗯,我失恋了”。

      “恩?奥!……哎,这也是问题,现在都高三了,是该上刺刀,奋勇向前,杀掉一切阻碍的时刻了,你还想继续生活在温柔乡里不想出来,她是加强班的,结束了都有好处”。

      马军峪悲伤地看向同桌,说“自古以来,唯有爱情是神秘的,高尚的,怎么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猛然觉得爱情一文不值了。同桌,我猛然觉得你老了好多,竟然看的这么淡。”

      “不是我看得淡,只是我现实。什么都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我不需要天方夜谭的爱情,我需要脚踏实地的。难道你不觉得你两有种自欺欺人的感觉吗 ?瞒着老师,家人,你们两个有什么来维系生活,还不是父母给的。”

      “我觉得对于女生,对于爱情是更加向往的,更加是有好奇心的,但是我在你的身上,找不到这种‘特质’,同桌,我都觉得你变质了”。

      “别没事找事,你的思想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过几年在和我辩论吧。”

      “哼,你就是不敢谈,有必要说得这么言之凿凿吗?”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身子骨松了,需要治治,所以来找我来了,这种事,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就交给我,好的吧。”王温碧水灵灵的眼睛中流过一丝丝的电流,嘴角轻轻地向上一扬,笑了笑。

      马军峪色眯眯地狼眼看着同桌,说:“同桌,你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好好待你的。”

      “啊?。……” 她看着他,突然微微一笑。他见此,手立马向腰部护去。可甚是无奈,女生的手永远是那么的快。他的的命脉——肾,遭到了一击。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美妙的英语听力之外的一身狼叫。

      二、考试季

      这个世界生存的每个人害怕的东西都有所不同。老板族害怕破产,工薪族害怕失业,大学生害怕挂科,当然了,对于那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生,天空只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可是在那些即将进入大学的,整天奋斗在一线的高三学生来说,最害怕的莫过于考试。周周的模拟,月月的“高考”,紧箍咒般地定律催促着“战士”。有时学校为了检验学生的心理素质,还时不时的来个突击“高考”,这就实在是很尴尬了。

      周六下午的模拟考试文综,2:30开始模拟,可是已将近2:10,只来了七八个学子,足可以见这个班的学生素质很好了。

      2:30,班主任老人家迈着大步走上讲台,看了一眼班里学生,便开始发卷。训话训着滔滔不绝时,门响了。一个肥硕的头脑伸了进来,班主任回头看了一眼,说道:“您老人家才来,没有打扰您老人家的午休吧?赶紧进来做题去,都是高三的学生了,对考试这么这么不重视。高三生活你们将来想起时,是很珍贵的……”

      哎,班主任又开始了念经,这有些话同学们都不知道听了有多少回。这正所谓,听多了耳朵都是会长出茧子的,多可怕。

      “你们不要学上届学生,有些班级越到复习后面,下午参加模拟考试的学生越来越少,有些班级甚至模拟时只有几个学生。还有八十几天,考的试 越来越少,希望你们能全部都到场,考上一回试,就增加一点考试经验,做题经验……”。班主任还想说,听到学生说:说的全是废话,吵得人咋做题嘛。

      班主任很无奈,便说了句:安安静静做题,不要吵,不要照抄。便关门走出去了。

      安静,安静,安静……安静之后便出现了杂音。

      “哎,同桌,咱两做个交易好不好,你做选择,我做大题,好不好”王温碧问马军峪道。

      “不好,刚才老班说了,我们要听老班的话,做个乖孩子,我坚决不上你的贼船,继续做题”

      “行,算你清高,一会儿走着瞧”,王温碧恶狠狠地瞪着马军峪看了好一会,便转过头做题了。

      班里是安静不下来的,各种的杂音交织在一起,便成了噪音,噪音重叠在一起,便人声鼎沸了。沸腾持续着,便叫来了一个人——班主任

      班主任慢慢地,轻轻的挪着他的脚,悄悄地走向教室。幽灵般探出脱发的头顶,班主任的胸以上的部位完美被窗户展现了出来。

      写的认真的,抄的入神的,说得满天飞的,忘记了班主任的存在。

      班里同学小声的一句:班主任。便开始了声音的打架狂欢曲——嘘嘘的,藏书的,还卷子的,睡着醒来的。

      班主任趴在窗台上,说:你们现在太像贼了,这像什么样子,你们是高考生,不是小学生,我一天拿上教棒,把你们打上,那我像什么样子。自己做题,不要有小动作……

      班主任的苦口婆心,对于这些学校不重视,代课老师的不在意的普通班学生们,放弃学习的学生有点多。培养一个考上就算是给学校完工了。只是苦了班主任了,看着这帮稚嫩,不懂生活艰难的学生,只能是干着急,叹着气走进教室,坐在教室后面板凳上,盯着学生做题。

      马军峪最后主动找同桌,同桌冷嘲热讽了一顿,两人便开始了“文字抄”游戏。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三、毕业季

      学校决定在今年新修的艺术楼前照相。

      拍摄毕业照了,两年的文科班,终于分开了。不管有过多少的争吵与打骂,在这一刻,终于结束了。

      看着一个接着一个的班级走上照相台,马军峪心里挺不是滋味。

      都说时间是白驹过隙,眨眼的一瞬间就过去了。现在明白了。

      当初想着高三如何过去,可现在,就要分离,已然忘记当初的辛苦时光。高考后,又能去干什么呢。离散后的时光相聚又在何时?

      他想起了初中的这一刻,拍照完毕,曾经奋斗在一线的战友都开始了“还债”,把一摞摞的“债券”都交给了那些微笑迎接的“债主”。一张毕业照,亲爱的同学们都走了。现在即使见到初中的同学,也不想以前那么的熟知,变化太大,是那么的陌生。感觉不到当初一种谈天说地,损招各种迎接送往的感觉。

      不知是否多年后,现在的我们依然如故。

      他看向了同桌,虽然跟同桌相处不到一年,但是印象很深。作为高三一起奋斗,一起成长。一起进步的我们来说,永远是其他同学不能够相比的。所以我们有过约定,将来不可以忘记彼此。但是,说出来是那么的简单,不知将来,又会是何种景象。

      最美年华相聚有时,蹉跎岁月后会有期。

      本文标题:相聚有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4497.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