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内容页

知孝方为人

  • 作者: 萤窗万卷书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09-11
  • 阅读3182
  •   “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出自苏轼的《临江仙》。这句话很好理解,在此就不解读了。今天我想写一篇关于“孝”的文章,由此感开笔。但是在说“孝”之前,我先给大家分享一个有趣的故事。

      当年沈从文追张兆和的时候,沈是老师,张是大一学生。沈从文久追不下号称要自杀,把小姑娘吓够呛。张拎着一摞情书找校长,道:"你看沈先生,一个老师,他给我写信,我现在正念书,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没想到,校长告诉她:“这也好,他文章写得挺好,你们可以通通信嘛。……”

      这个“缺德”校长是胡适……

      为什么要提到胡适,北大校长胡适之教授的“缺德”可不止一点两点啊!

      吴小如先生是北大讲授《古典文学》的教授,他曾经在好几篇文章中痛斥自己的某个儿子。其中用到了诸如“令人发指”,“倘能保持一线天良”等足以振聋发聩的字眼。为什么吴小如教授如此痛斥自己的某个儿子呢?一起来看看吴小如先生曾经写的一篇文章《老年人的悲哀》中的关键段落。

      “……说到我本人,虽说情况特殊,命运并不例外。我有子女四人,三个都不在北京。只有一个儿子在北京工作,由于儿媳是独生女,因此儿子婚后便"嫁"了出去。始则每周回来看望一次,继则不定期前来,遇到有事,还能召之即来……。今年三月四日,老妻突然脚肿不能沾地,痛的流泪,我急以电话召远在上海的儿子,盼他能助我一臂之力,答以“现在我发烧,过几天再说”……令人发指的是,在北京的儿子为了想发财打电话到上海找他兄弟帮忙,从而知道其弟以为母病而来北京,于是电话打到家中,只字不提父母,只谈生意。我忍无可忍,电话中训斥他几句,从此挂断电话,杳如黄鹤……"

      吴小如先生的一顿训斥,把儿子训的一年没敢露面,见硬的不行,吴小如先生又换了一种口气:”我只想对尚有父母在堂的中青年朋友说两句心里话:一是不要只为了发财与谋利而把与生俱来的先天良知挤出了你们的躯壳,倘能保存一线天良……"

      怜老惜贫之心,人皆有之。之前读吴小如先生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对他的晚景凄凉也是十分同情。但是,是否不尽孝,就连一线天良都没有了?就这个问题,“缺德”的胡适又出来操事了。胡适在长子胡祖望出生时,曾写了一首题为《我的儿子》的诗,他的这首诗恰恰宣扬的是“非孝”,好像是故意和吴小如先生抬杠是的。

      我实在不要儿子,儿子自己来了。
      “无后主义”的招牌,于今挂不起来了!
      譬如树上开花,花落便是无果。
      那果便是你,那树便是我。
      树本无心结子,我也无恩于你。
      但是你既然来了,我不能不养你教你。
      那是我对人道的义务,并不是对你的恩谊,
      将来你长大时,莫忘了我怎样教训儿子。
      我要你做一个堂堂的人,不要你做我的孝顺儿子。

      此诗一出,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有赞同叫好的,也有反对谩骂的。于是胡适又写了一篇文章,文中一再强调,做父母的,对于子女千万不可居功,绝不可示恩,千万不可以把自己看做一种“放高利债”的债主,而是要解放孩子……

      狭隘一点,胡适,如果你衣食难自理呢?真是太“缺德”了,但是周作人教授这时突然站出来,跳到了胡适一旁。年过半百的周作人说道:“以余观之,现代的儿子对于我们殊可不必尽孝。何也,盖生活之艰难,儿子们第一要维持其生活于出学校以后,上有对于国家的义务,下有对于子女的责任,如要衣食饱暖,成为一个贤夫良父好公民,已大须努力,或已力所不及……"

      古人云:“家丑不可外扬,吴小如先生的的做法固然不对,外扬家丑,痛斥子孙,子孙当然不敢回家,但是周作人教授和胡适之校长,个人感觉虽然说的有那么三分道理,但是确实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两个人,何许人也?文学泰斗算不上,也算文学巨匠吧。衣食无忧,名利,权威,金钱缺吗?儿子不尽孝,可请佣人。吴小如教授就凄惨多了……我们国家的养老机制一直都不健全,相比于西方社会健全的养老机制,西方人大可宣扬"非孝”。如果都宣扬“非孝”,一些理解能力欠缺,自私狭隘之人真的会奉之为利剑。试问,农村的老人,如果不尽孝,谁养?

      我父母,为了我和我姐姐,操劳半生,一个村那时候就两个高中生,那就是我和我姐姐,接着就是两个大学生。我父母,没有养老保险,没有低保(低保都被官贪了),年老色衰,如我和我姐都不尽孝,两位老人将何去何从,这会寒谁的心,寒谁的心哪?

      刚刚提到西方人大可宣扬“非孝”,我想说的是,就算你父母有养老保险,有低保,衣食无忧。也不能宣扬“非孝”。哲学上有三大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从哪里来啊,父母生养了我们。是父母让我们来到了这个世上。其实我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一岁。当年计划生育抓的太紧,为了生我,父母把二姐送人抚养了,20年间,虽然认了父母,间或也来往了那么几次,但是真的不像那么回事。其实我的内心,对于这个姐姐还是很愧疚的。很多被父母遗弃的孩子,都会恨自己的父母。其实我想说的是,父母生了你,就是对你有“生”之恩,无养育之恩,功过相抵,不亏不欠,大可不必恨父母。当然了,你们也可以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确实,我非常庆幸,我不是那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对很多东西需要有敬畏之心。当然不能宣扬“非孝”了,“孝”是为人之本。不孝,是因我们没有敬畏之心。前些日子,陪着妈妈去了一个地方吃斋菜。我是不信鬼神的,但是敬重我妈妈,就随同去了。妈妈求得一上上签,很是开心。出门,鞠躬道别那个青灯相伴的“太太”后,我问妈妈,如果是下下签呢?妈妈说,别胡闹。其实上上签,下下签在我看来都是好签,因为当我陪着妈妈虔心俯首,磕头三拜九叩之后,那一瞬间,我真的信了。因为我信,所以上上签,下下签都会是好签。为什么呢?

      因为,求得上上签,妈妈心定了;求得下下签,涉及到签内的人们都要去反思,去悔改,为什么要反思,要悔改?因为你信佛啊,信则有,不信则无。知道悔改,不就是好事吗?

      所以,我们一定要奉行“孝道”,使我们对于父母有一颗敬畏之心,且不说会有多疼爱父母,但是我们至少敬畏。孩提时代,母亲常说,你看我喂猪的时候,小猪仔们都知道往后退,让母猪先吃,你长大后不知道会不会如此孝顺哦,不要就知道“笑笑”。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母亲6岁丧母,从不知道母爱为何物,带着3岁的弟弟,照顾着老实巴交的父亲,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歧视与白眼。舅舅犯错的时候,别人会骂他们有妈生没妈养,这时候母亲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总能抄起一些家伙把那些坏蛋打跑。舅舅站在锅台上,捡青萝卜茵子里面的米粒吃,母亲见到就是照着头顶一锅铲,打的舅舅嗷嗷直叫,然后母亲就会训斥道:这是爸爸吃的,他在干活,他吃米饭,我们吃青萝卜茵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青春期也有过叛逆,但是我对于母亲的敬重,只有苍天可知。她受过的苦难和委屈,恐怕也只有苍天可知。一个从来没有感受过母爱的女人,却依然如此深沉炽热的爱着我,却依然炽热的散发着母爱的光辉,这种光芒,比那个叫做太阳的星体发出来的光还要刺眼。写到这里,听着筷子兄弟的《父亲》,眼泪已经浑然不知,悄悄地滑落脸颊,滴满胸怀。流泪,是因为眼皮承受不了眼泪的重量……

      如此,怎能不行孝,如不行孝,真的是丧尽天良,不足以“人”言之……

      无波真古井,知孝方为人。学子不念及父母辛苦养育之人,不念及师长辛苦栽培之恩,不努力且甚玩劣者,罚抄《孝经》整篇。孩子们,你们可知你们父母的辛苦啊?莫非你们家真的衣食无忧,莫非你们的父母都是王子与公主?就算是王子与公主,也会有他们的烦忧啊?你们何曾想过,上自习打游戏吗?看言情小说吗?在学校谈恋爱吗?在网吧挥金如土,沉迷网游吗?你们对得起谁啊,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啊。你们真的太糊涂了,老师今早起床得知消息,被你们气得瑟瑟发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故作诗一首送你们:

      《霜降月考后之赠萤窗学子》

      昨夜风雨偏相厄,谁向人天诉此哀?
      忍用年华来虚度,休将清泪滴满怀。

      老师真的好想对你们拳脚相向,但是有辱斯文,想想当年邹忌讽齐王纳谏。而今我也保持一下理性,再分享一个文章给你们,文章《孝丐》,讲的是一个乞丐是如何尽孝的。

      丐不如其乡里,明孝宗时,尝行乞于吴。凡丐所得,多不食,每贮直之竹筒中。见者以为异,久之,诘其故,曰:“吾有母在,将以遗之。”有好事者欲窥其究,迹之行。行里许,至河旁,竹树掩映,一蔽舟系柳阴下。舟虽蔽,颇洁,有老媪坐其中。丐坐地,出所贮饮食整理之,奉以登舟。俟母举杯,乃起唱歌,为儿戏,以娱母。母食尽,然后他求。一日乞道上,无所得,惫甚。有沈孟渊者,哀而与之食,丐宁忍饿,终不先母食也。如是者数年,母死,丐不知所终。丐自言沈姓,年可三十。

      翻译一下吧:

      一个乞丐的生活状况不如他的同乡人。明孝宗年间,这个乞丐曾经在吴地乞讨。每次乞到的食物多数都不吃,把它储存在一个竹筒中。看见的人都对这件事感到很奇怪,时间长了,就有人问乞丐这是为什么,乞丐说:“我还有老母亲在世,(这些食物)将要送给她。”有好事的人想偷看事情的究竟,于是跟随乞丐。走了几里路到了河边,竹树掩盖映照在一片柳阴下系着一叶小舟,小舟虽然很破旧,但是很干净。有一个老妇人坐在里面。乞丐坐在地上拿出储存的食物整理一下,然后端到船上,等母亲吃的时候,他就唱歌,表演儿戏,使母亲高兴,等母亲吃完了才做别的。有一天乞丐什么也没有乞到,十分疲惫,有一个叫沈孟渊的看他可怜给他食物,但是乞丐宁可饿着也要先给母亲吃,这样过了多少年后,乞丐的母亲去世了,以后也再看不到乞丐了,听说乞丐说自己姓沈,年龄大约三十岁左右。

      诸如“跪羊图,牛藏刀”宣扬孝道的故事不计其数,你们的圣贤书读哪里去了?何也,没有敬畏之心。

      人不是无信不立,不孝,不配为人也!

      愿诸君共勉!

      本文标题:知孝方为人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4596.html

      验证码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