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爱你偏不嫁给你

  • 作者: 曹恋凡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03
  • 阅读2104
  •   她叫李风儿,人如其名,形式风格非常的洒脱自然,浩浩汤汤一直就是她的代名词,她就是个风一般的女子。

      他叫周晋安,人如其名,生活态度崇尚安安稳稳,能够活的一路有惊无险,这便是他的最大梦想。

      风儿喜欢肌肉男,她觉得那样的男人很man,很有一种保护的感觉,晋安喜欢文艺女,能够一起赏花吟月,品味诗词典故,这才是趣味相投的产物,可是,上天的玩笑开得阴差阳错,风儿见到了晋安,在一个桂花飘香的时节,他作为大一届的学长,呆呆的站在车站前迎接新生,这是他们学校的传统,也是男生们急于向自己的小师妹表现的好机会,所以,每次在这个秋季,多少男生举着牌子等待着自己的真命天女的出现,但晋安并不想来,可是他也不想做标新立异的人,所以高高瘦瘦的他,选择了最后也是最隐秘的一个位置,不去违反自己的原则,也不去做另类,晋安很是满意自己的决定,但没有想到,这样一个角落,照样有人能够看到。风儿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赶,烫手山芋似得将行李丢给晋安,却只是腼腆的笑了笑,这是两个人的初次见面,但晋安并没有拒绝帮助,毕竟对方是个女生,绅士的风度让自己不忍心不去帮忙,可是他低估了行李的重量,明明没有多远的路程,却着实让他出了把汗,在终于将风儿安置好后,晋安不由得长吁一口气,风儿却笑了,她说“光是这么点东西就把你累成这样啊。”说罢,嘲笑般的提了提行李箱,却没有提动,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好像我也提不动唉”晋安没有说什么,只是礼貌性地笑了笑算是应答,悄悄帮她收拾好行装,便退出了这个有些昏暗的宿舍,风儿很是感动,从小到大除了父母都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她,虽然对方和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差得有些多,可也许值得尝试一下吧。风儿拿出了自己的清单,上面罗列着自己来到大学以后要做的事情,第一列赫然写着的就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第二天,风儿高高兴兴地围着围巾来到了男生宿舍旁边,也丝毫没有在意周围人看傻子般的眼神,毕竟八九月份,哪里会有人系着围巾,不过她不在乎,抬手摸了摸额头的汗,一边焦急的等待着晋安的出现,一边也在抱怨怎么天气这么热,终于,她看到了那抹高高的身影,在人群中显得那么普通,风儿连忙取下自己的围巾,用足了力气将它向着最近的一棵树丢去,但或许是上天的不配合,一股默契的风不偏不倚的将围巾吹到了晋安的脸上,晋安拿下自己脸上的围巾,失去了围巾的遮挡,他也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一脸拘谨的风儿,他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勾了勾嘴角,问道“你的吗?”说淡定都是装的,风儿下一瞬就憋不住了,管它什么矜持,她一把抢过来围巾,塞了一张纸条给晋安便向远方跑去,晋安有些不知所措,举起纸条看了看,上面写着几行飘洒的字——谢谢你帮我从树上取围巾,晚上来民兴餐厅3号桌,我请你吃饭算是报答。晋安挠了挠头,自己哪里有帮她从树上取围巾啊?不过他还是应邀去了,因为风儿根本就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这个晚上天气有点冷,晋安仅仅披着一件薄薄的秋衣来赴约,虽然晚上光线黯淡,他还是一眼看到了烛光最闪耀的那个座位,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他的名字,周晋安,脸上的气温逐渐上升,一抹绯红涌上脸颊,他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在他的人生轨迹中,现在并不是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可是选择离开的话,会不会伤到风儿的心?本着他人优先的原则,晋安还是慢慢踱步走了过去,焦躁不安地坐下,眼神时常飘忽,可是在见到风儿一瞬间,还是有些许的聚焦,风儿长得干净利落,像极了酷酷的男孩,却又不失女生的精致,而且她不爱化妆,天生的素颜,虽不出众,但却是最真诚的见面。晋安以为两人要僵持一会了,因为他的嘴巴实在是笨,不懂得聊天,不懂得幽默,不懂得找话题,所以每次有聚会也很少有人去邀请他,他也习以为常了,不过风儿却直接打破了僵局,她先是笑了好一阵子,然后问道

      “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直白的话语,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问懵了晋安,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风儿又是重复一遍,还闪着眼睛盯着晋安,可是下一秒,晋安匆匆忙忙说了句抱歉,转身逃跑似得离开了餐馆,周围人看着,有些不解,也有些奇怪,当然,也有不少八卦的人拿起了手机记录下来这难得一见的场面,风儿却不在乎,独自地吃了起来,边吃还边笑,吓坏了身旁的小朋友。

      第三天,校园的贴吧上传了一篇文章,文笔极其不错,题目内容也是新颖别致的,这在一向崇尚研究学习的校园中刮起了恋爱的风潮,文章的标题叫——拿什么抓住你,我的风景(晋)恋,虽然里面没有真实提及主人公的名字,但从照片中和昨夜餐馆里的人口口相传中也得知了周晋安这个人名,一下,只想普普通通的他站在了最高的冲击点,晋安很是不喜欢这种生活,现在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喊道,看那,周晋安,风儿追逐的恋情,也会有朋友打趣,给他起了个别号——风嫂,甚至闹到了家长那里去,一个个电话打了过来,嘱咐着他现在该是做什么的时候,可不能早恋,晋安也只能应付了之,早恋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有些不合适,毕竟22了,何谈的早恋。他觉得有必要问清楚了,如果是报复他那天的不走而别,他可以道歉,但没有做到这么绝吧,但当真的站在女生宿舍的时候,他有忐忑了,因为害怕别人说闲话,转身想离开,可事情又没有得到解决,晋安狠咬牙关,就这一次吧,以绝后患,他打着十二分的勇气踏上了宿舍的楼道,却被告知风儿并不在这里,无奈,又背了一身黑锅,晋安很是郁闷,于是他想到附近的河岸散散心。果然,风吹得他的心静了下来,也伴着皎洁的月色,他放下了一些思虑,却在回头间碰到了风儿,她踉踉跄跄地跌倒在他的身上,同时一股酒味涌上他的鼻尖,晋安有些不适,但她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丢下她不管,当然更不可能将她带回自己的宿舍,晋安有些着急,每次遇到她,准没有好事情,最后,只能在旅馆服务员挪掖的目光下花光一个月剩余的积蓄为她开了一间房,本想就此离开,可是想到她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环境下会不会产生些别的想法,思考来思考去,还是留了下了,晋安头一次违反了校规,也是第一次失眠,躺在地上的他想了很多,想到最后,终于在黎明破晓前沉沉地睡了过去,却在醒来时发现日上三竿,必修课也早已经结束了,他赶忙起身,却对上了风儿笑嘻嘻的眼睛,晋安有些害怕,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身子,这些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风儿的眼睛,她笑了笑

      “害怕我啊”

      “没。没有。”

      “昨天谢谢了。”

      “没,没关系的”简短的对话,风儿也没有接下去,晋安也不想继续了,虽然昨天下定决心和她说清楚,可是看她如此反常,还是决定延缓几天再说吧,晋安整理下衣服,留下一句注意安全和我走了便离开了这里,上午的课已经错过了,下午可不能再次浪费了,但河岸着实与学校有一段距离,他跑了一路,终于在上课铃结束前赶到了教室,不过,一众人齐刷刷地盯着他,连老师的目光也有些不对劲,晋安不明白了,不就是迟个到吗,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或许是第一排的人憋不住了,悄悄递了块镜子过去,晋安这才发现,额头上显赫的唇印和自己满脸的黑线,他使劲擦了擦,然后朝着最后一排走过去,老师也反应了过来,敲了敲桌子喊了声上课,不过这一节课,晋安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晋安不懂,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不检点,随意示爱,醉酒,夜不归宿,还有,口无遮拦。接下来的几天他果然又成为了笑柄,而且噩梦还是一个接着一个,风儿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他经常出没的地方,也时常蹲在那里守候着他这个猎物的出现,晋安很无奈,但又不能直接表明,那样会伤到她,他一直这么认为。不过,对不过还能躲得过,他学会了如何去避开一个人,虽然前期经常失败,不过现在也是初得成效,起码九次里面还是能够躲掉一两次的,两个人好像在玩游戏一般,一个抱头逃窜,一个步步紧逼,贴吧上也是将这段恋情改了个名字,不再叫风景了,改叫小乔与周郎,因为风儿的小名叫做小乔。她现在叫小乔,却没有小乔的温婉可爱,乖巧动人,有的只是雷厉风行。

      他现在叫周郎,却没有周郎的雄才伟略,英姿挺拔,有的只是沉默寡言。

      小乔在一步步紧逼着周郎,周郎在一步步的退后,直到走到了悬崖边上,这时的周郎发现,再退后的话可能会粉身碎骨,但是他不敢去坦白内心的情感,老好人的思想一直束缚着他,他觉得那样会伤到别人。率真的小乔并没有这些心思,她想的是,既然没有拒绝,那就证明对我有好感,于是更加卖力的上演女追男的好戏。不得不说,小乔的手段真厉害,她有想法,敢去做,曾在半夜十二点时用烛光照亮了满满的校园,彼时闪耀的红烛间还有一个大大的爱心,上面的落款是爱你一生的小乔,学生们沸腾了,他们活到现在没见过这种场面,老师们沸腾了,因为他们要管教学生,当事人周郎却缩在了被子中,用厚厚的棉絮捂住自己的耳朵。事后,他们两个被叫去谈话了,校长很是生气,自从小乔来到这里后,就像一股台风一般,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但是小乔家里有背景,校长才选择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可是,现在的他,有点忍不下去了,他不顾涵养地嘶吼,但多半还是朝着周郎去说,小乔还挺护短,双手一张便是一副你奈我何可以,奈他不行的样子,这样校长更受不了,好歹是个高级干部,何时有过学生能如此嚣张,于是双手一拍桌子,留下一句你们两个滚一个便转身离开。小乔笑嘻嘻地看着周郎,他却满脸的惆怅。

      小乔问“怎么了”周郎不言,他只会沉默,选择逆来顺受,周郎心有点难受,想离开,可又被小乔紧紧地抓住,周郎似是有些生气,头一次用力的将她的手甩开,重重地关上了门。

      周郎请了两天假期,却哪里也没有去,只是一直睡,想用美好的梦境代替残酷的现实,可是,有小乔在的地方,哪里还会有做梦的时间,小乔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进他的宿舍,但周郎不理睬,任凭电话铃声一响一整天,但却在某天,世界变得安静起来,周郎有些奇怪,碰巧请的假期也到头了,他只能拿起课本,踱步走到了教室,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教授,但少了某个团团转的影子,而且,从今以后,她也没有再出现。事后周郎才发现,小乔走了,像是一阵风,刮起了几条纸屑,又将尘埃轻轻落地。周郎本应该很高兴,可是第一天,他走神了,第二天,他失眠了,第三天,他病了。他突然发现,好像已经习惯了那种嘈嘈杂杂的声音,也习惯了在看书时接到骚扰电话,在打篮球时看到她写的标牌,在上课时书本上是她画的肖像,在吃饭时发现有个人在偷偷地看着他,他感觉自己很狼狈,因为明明讨厌,为何又舍不得离别。

      躺在病床上的那几天,他想了很多,也去看了那篇出于她手的文章,文笔不错,但更加精彩的是内容,她描述了一阵风,明明想停下来看看周围四季如春该是什么颜色,可没等睁开双眼,已经飘向了枯黄的深秋,明明想停下来感受周围鲜艳明媚的花朵该是如何芬芳,可没等花香沁入心脾,已经变成了寒冷的严冬,她说,好累啊。因为漂泊不是自己选择的道路,只要有空气,有流动,那么自己便不得不去流浪天涯,直到有一天,一片风景接纳了她,那片风景张开温暖的怀抱,隔绝了随风漂浮的她,使她可以成为安稳的风儿,永远的留在这里,风景曾问过她,你要一直停在这里吗,这里不可能给你所有的美丽,她说,我愿意。周郎看哭了双眼,也看透了自己的内心,原来一直以来的排斥,都是自己的软弱和不确定,其实早已经喜欢上了她,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病好后,周郎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独自一人,他学会了融入一个集体,朋友也变得越来越多,他最喜欢的事情也不再是闷在宿舍里看书,反而喜欢帮助学校的工人打理桂花树,虽然时不时的偷偷摘上几株,周郎相安无事的过了两个月,然后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信,没有写明落款,但那种飘逸的字迹,除了小乔以外还能有谁写得出来?周郎笑着打开了信封,还是那种熟悉的做事风格,活泼开朗。信中说道,原谅她的不辞而别,也要结束那段可笑的单相思,小乔说醉酒是因为父母的离异,她伤心,大胆的表白是害怕,怕错过一个合适的人,那天吻他是感动,谢谢他的无私帮助,结束不代表不喜欢,却是要让时间忘记了彼此。周郎大笑了起来,然后拿起了电脑,在她的文章上添上了自己的一笔,题目叫做——拿什么留住你,我的风景恋。

      多年以后,周郎顺利的步入社会,生活活得有滋有味,只不过有时候想起她还是在心底有些隐隐的疼,因为,去年的他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小乔,彼时,她依偎在一个高大的男孩身旁,俩个人笑得一脸甜蜜,因为,去年的他收到了一封请柬,那是她的婚礼,他没有去,只打开了请柬封面,写了几个字——还爱我吗,然后将请柬退了回去......但并没有回信。

      实际上,小乔收到了他的来信,也写了几个很大的字,包裹住了他的字迹——爱你,偏不嫁给你!

      本文标题:爱你偏不嫁给你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598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