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生活
文章内容页

幸福喵生(二 不打不成交)

  • 作者: 在水一方5300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03
  • 阅读2564
  •   开门的是婆婆,她吓了一跳:“啊!怎么弄个猫回来啦?”

      “嗯,我捡回来的。”我立即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气喘吁吁地站着,猫大侠也落了地呆立着。

      “捡回来的?”

      “嗯,买水果的时候看见它在街边吃东西,人家说是流浪猫,我就把它捡回来了。”

      婆婆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已经有一只猫了吗?还养一只啊?”

      正在看电视的公公满脸疑惑地望着我。

      儿子从书房里出来,看见猫就大叫起来:“啊咦,怎么又来一只猫了?它好脏啊!”

      我反复解释我把它带回家来的理由,一和小咪做个伴,二这是一只白猫,洗洗干净,好好养起来将是一只很漂亮的猫。反正,不管家里人怎么不理解,怎么不赞成,我也已经把它带回家了,总不能就这么把它放了,好歹我得试着养几天。

      然而,小咪的反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她发现这个浑身灰黑的猫大侠的时候,她温柔的小姑娘的样子瞬间消失了。她本来乖巧地竖立在脑袋上的三角耳朵立即被绷紧起来的神经扯平了,这是猫在生气和恐惧时才有的动作,她的背成了弓形,脊背上的毛一根根、一簇簇地竖立起来,尾巴像条蛇似的在背后绕过来绕过去。她的眼睛睁得滴溜圆,呲着牙咧着嘴,对着白猫发出嘶叫“呜——呜——”。我不知道这是她对白猫踏入了她的领地所发出的抗议,还是这个浑身脏黑的不速之客使她感到恐惧,但是我知道这完全不是友好的表示。眼看小咪已伸出两条前腿,压低脑袋,虎视眈眈地盯着白猫,她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猫大侠戒备起来,也露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但是它的身子一直半匍匐在地上,不敢站直来。两猫就这样对峙着,时不时地露出锋利的牙齿打起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这应该就是猫界擂起的战鼓了,眼看着战争一触即发。

      我不想立即给它们解围,倒是想看看这俩家伙怎么开战。对峙良久,它们谁也不敢近前一步,但是谁也不愿后退一步,也许退后一步就意味着失败。我有点儿震惊但又觉得好笑,看来小咪十分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这使我想起前些日子吃午饭时一位同事跟我说的关于猫的一些事来,她说一山难容两虎,一家难养两猫,要是家里已经有一只猫了,主人家再领一只猫回来,那么其中一只猫肯定会离家出走的。也说不清是个什么道理,不知道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我完全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实,这总叫人半信半疑,确切地说应该是三分信七分疑。总得亲自尝试一下才可以证实这样的说法是否正确。

      当然,在我决定将这只流浪猫抱回家的时候,我的心底确实有一些顾虑。

      去年胡叶蕾也曾送我一只刚断奶的狸花猫,我把猫带回家的时候,小咪也是百般刁难抗议,不过没有几天她就和狸花小弟弟黏在一起做游戏了,它们就像大姐姐和小弟弟一样和谐共处了,它们在茶几下、沙发上捉迷藏,在通往阁楼的楼梯上你追我赶;它们一起慵懒地捂在阳台上,你靠着我的腿,我挨着你的肩,共享温暖阳光;在宽敞的客厅里一起追赶一个小皮球或是联手抓捕一只闯进家来的小飞虫,玩得不亦乐乎。可是当姑姑得知我家养了两只猫之后,她就极力劝我不要养两只猫,对于为什么不能养两只猫她也不愿多说,只坚决地告诉我不能养两个猫,一定得送走一只,养一只、三只都可以,唯独不能养两个猫。后来我才明白原来这又是来自于迷信的说法,猫就是家里的虎,一山难容两虎,两个猫会在家里造反呢,家运就会不顺当,生活会出现波折。顾及到姑姑关心我们的那份热忱,就把黑豆狸花猫送到了巴家桥让婆婆养了起来。

      不过,对于这些说法,我总是抱着十二分的不信,一山难容两虎,为什么两只不好养,三只就可以呢?两只会打会闹,那么三只四只五只就不会打闹了吗?俗语还说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才没水喝那。照我的想法,养两个猫才是最合适的,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它们互相有个照应,有个玩伴,也不至于落得孤单,尤其是我们这些工作日没人在家的主。更何况,每次看猫的视频,总可以看到那些爱猫的主子养着的一屋子的猫仔,它们可不只是养独生女或是独生子呀。

      因为有这些想法的支持,所以就把邂逅街头的猫大侠领回了家,那绝不是一时的冲动,也不是只想拿回家来玩几天,厌倦了就弃之门外,而是真的想改变一只猫的命运,更期待它可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情趣,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快乐。

      看着小咪和白猫势不两立的对峙,我顿悟了,其实动物界的排它心理较之于人类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咪凶新来的猫咪也许就是一种排它心理的外显,她总得显显自己的“地主之谊”吧,至少要给刚进门的新成员一个下马威。我不禁笑起来:“小咪,不要凶不要凶,这是你的伙伴,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友好呢?以后它就是你的朋友呢。”不知小咪是否听懂了我的话,她稍稍退后了一步,可依然是一副呲牙咧嘴的卖相。估计白猫是僵累了,想动一动,它弓着身子紧贴着鞋柜向前挪了几步。说时迟那时快,小咪呼啦一下窜上来,蹦到白猫面前,伸出她锋利的爪子向白猫的脑袋横扫了过去……

      “喵呜——”白猫一声尖锐的嘶叫,它不得不立即采取自卫行动,伸出爪子一挡,就把小咪的“九阴白骨爪”挡了回去。只见它嘴边的胡须在抖动,它的尾巴一抽一抽的,整个身体都在抖动。

      小咪进攻失利,哪肯善罢甘休,“呜呜呜呜”一阵恐怖的嘶叫,她使出“九阴白骨爪”冲上去对着白猫一阵乱舞。

      “呜呜呜呜”白猫发出低沉的吼叫,它连连招架,它的一个拳头也重重地敲在了小咪的脑袋上……

      “打架了,打架了!”婆婆叫起来。

      大家都围过来,就像看一场精彩的拳击表演。

      我不阻止,倒想看看事态的发展,如果有幸,说不定还可以亲眼目睹猫界的“咏春拳”呢!我也想知道它们当中谁会略胜一筹。但是,我最不愿接受的事实也已摆在了面前,这难道真的应证了“一山难容两虎”这一事实?而我却期待这只是一个开始,是不打不相识的良好开端。

      小咪进攻失败,反遭袭击,她似乎气急败坏了,她呼叫着直立起来,撮起嘴,露出两颗尖利的牙齿,又窜上去企图发起第二轮进攻。白猫见状,连忙退后几步,缩到了鞋柜底下不敢露脸。它在鞋柜下呜呜地叫,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刚才大街上飞毯式跳跃的敏捷身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毕竟它不知这里的情况,猫生地不熟的,只有忍耐吧,如此看来这还是一只识时务的,有修养的,可以驯化的猫仔呀,不禁觉得把它称作“猫大侠”有点儿不合适了。

      “没有礼貌!走开!走开!”我终于大声呵斥着小咪,把她拍走了。

      本文标题:幸福喵生(二 不打不成交)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03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