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生活
文章内容页

蚊友有约

  • 作者: 长不大的宝贝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09
  • 阅读2592
  •        人与动物是以群居生活为主,虽说人是独立的个体,但人却不能离开集体单独存活。有如鱼和人各自赖以生存的水空气的缺失,便会顷刻间窒息而死。既使如此,人由始至终注定是一人孤独地来去,他人也无法伴随你走完人生的旅程,生命的过客直至最后的形同陌路,在生死乃人生大事上更为显见。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皆有命运安排,甚至连个人生死也不得自在。而在活着之时,人的交际圈甚广的朋友遍天下,但知心朋友则少之有少,唯有其二三人而己。若你在遇难或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将成为你考验择友的最佳时刻,很多人知难而退,逃之夭夭,不见踪影。那留下来且与你共渡难关的就是真正的朋友。有乐同享,有苦同当才是友谊的真谛所在,一句鼓励的话语,一双援助之手都是你突破生活瓶颈,趋向上进展的关键处。可有时既使是真正的朋友也不能完全理解你的伤痛,更无法抚平你的伤口。无论是身体或精神上,朋友的同情怜悯反而使你的创伤愈加的扩大。因为没有经历过相同痛苦的人,是永远不能走进受害者的心,读懂它。那同病相连的人相互易产生心灵共鸣从而成为对方的唯一依靠。这飞蚊症令我们相遇,相识和相见。

           正值四月初,天气异常的炎热干燥,这不寻常的气候使春天与夏天替换重叠,时冷时热。午后的太阳炙热大地,它折射的一寸寸光线触碰着人敏感的皮肤,灼热的痛写在脸上。天空放晴,我一如既往的前往附近的书店进行知识性的充电,以待日后的薄积薄发。正当我贪婪的吸取书中的精华,为己后用时,一阵阵熟悉的手机铃声把我拉回现实。我合上书本,掏出手机,一串陌生的号码引起我的警觉,诈骗或传销的电话占据思想。我习惯性的轻划绿色键,声音既熟悉又陌生,我站在原地用极快的速度追溯过往,原来他是和我最近一直有保持联系的网友,听他的声音跟我初步的判断,确认他不是坏人,而且他说过今天会来与我会面,话中的他说既将抵达目的地。我放下手机,直奔对面的一间肯德基,坐下,在此静候。

           身为网友的他与其他的网友略有些许的不同之处,我们是患有相同的眼部疾病“飞蚊症",还伴有视雪症,抖动感,闪光,神经性耳鸣等一系列的并发症。他的到来却没有停下来,饮一杯茶的意愿,因此,我们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着。只见他仰望天空,长叹一声道:“唉!我发病时在青春年少的读书时期,年幼仅有十几岁的我对此病的恐惧和无知己蔓延身心,医生也泯灭我最后的一丝希望,他说飞蚊症是生理性的,暂无有效的冶疗方案,便把我打发回去。”他的话竟和我此时的境遇有几份的相似,在旁的我,过往对医生救死扶伤的神圣形象,顷刻间轰然倒蹋,医生非是患者万能的救世主,况且身处如今的金钱时代,有几个医生能彻底的放下金钱的诱惑执着,尽到做医生的天职,把患者的生命放在首位?有,也许也是寥寥无几了。随后,他轻推几下发愣己久的我,反问说:“那你呢?”我低头道出自己从患病到上诊以及发病后个人的心态变化。他拍拍胸脯,言语含有丝丝的暖意和鼓励地说:“我都有十几年的病史了,没事的,我放弃去复查也不会失明啊!你看,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相信我,你会没事的。”我示意的点头以表感激之情。

           当我们稍有些倦意时,他生起看大海的欲望。随即,他跟随着我到达不远处的大海边。大海是连接着两岸城市的交界点,岸边有许多废墟的木板,散落一地。我们平视而坐在木板上,木板就发出轻微“吱吱吱”的摇摆声,甚是好听。我们也面朝大海,放眼望去,任海浪疯狂地翻滚声成为这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我站起身,把声音提高八度说:“你对飞蚊有什么好的冶疗方法,能彻底的拔草除根,消灭飞蚊呢?”他看向我,清清嗓子说:“有很多方法啊!喝枸杞菊花茶,喝中药,吃西药滴眼药水,吃海带紫菜,贴眼帖等诸多的灭蚊方式”他的一席话,我也略有听闻,但冶疗的效果甚微,甚至不见病情好转的迹象。(因人而异)他更是摆摆手做无用状。看着情绪低落的他,像一脸泄气的皮球,我突发其想到一个实践的法子,这想法既幼稚又可笑,我说:“要不这样,我们再约三个人组成五人一组,让A喝枸杞菊花茶,让B喝中药,让C吃西药滴眼药水,让D吃海带紫菜,让E贴眼帖,为期一年,你觉得如何?”他笑而不语,我也笑了,为这妄想的实践组而笑,也为天真傻气的自己而笑。

           突然,他挪移着身子与我并肩而过,我顿时有种不详的征兆,我心里嘀咕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想那个呀!”他表情严肃且专注的看着我说:“你做我女朋友吧!其实,我想找一个有飞蚊症的女朋友,相互照顾与鼓励,虽然别人不能理解你的苦痛,但我能,因为我也有飞蚊症。”话毕,他对我搂搂抱抱,不时把头偎依在我的肩上。我略有些喜感和尴尬的不知所措。他搂着我纤细的腰部以表明自己的诚意,这情形让外人看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不过,我们只是初次见面,甚至连普通朋友也不是。后来,我们牵着对方有抖动的手感,感受彼此的体温,气味,仰望同一片蓝天许久许久。可是,蓝天在我们眼里,变得不再清澈,不再美丽,而是一片飞蚊的天地。

           临别之际,我们发现对彼此颇有好感,不愿分开两只紧握的双手,他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每个星期来看你一次,看你哭笑,听你诉苦,让我们一起战胜飞蚊,还我们一片清澈的天空。”他走了,我目送他离去,他的背影在我视野内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于人海中。

      本文标题:蚊友有约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29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