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周子零

  • 作者: 淮南豆腐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10
  • 阅读2062
  •   第一次见到周是在明媚阳光的午后,她独自一人站在喧闹的马路边,至始至终抬着头,倔强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疼,那样娇小的女孩子,只身一人提着沉重的行李箱,来到陌生的学校,期待重新开始。每个星期都会有满满当当的安排,即使是一个人,也看不到落寞,总会有很多借口,让她忙得静不下来。有很多男生追求,却愿意,一个人的世界,延续至今。这个年纪的我们,在成长却总爱拒绝看见自己灰色地带的无力,于是有太多人喜欢把自己蒙在刻意创造的假象里,浅唱低吟,明明宣扬自我放逐,却不愿意被人忽视,把悲伤放大,在否定中悄悄经营自我满足。对于某些突袭的阴郁,会有压力,与之就有了现在的自娱自乐,就如同经营一场事业,不肯放手,固执翘首。渐渐的,以此,渴望一次持久。

      周是那样坚强的人,对于金钱的热爱已经让周围的人费解,总爱说“九”这个数字,在她的世界里,“九”是一次轮回,一次让她难过的分离,曾经猜想,她是只刺猬,伤害了深爱的人,让他疼痛,为了惩罚自己,才学会一个人,这样倔强的样子。看过她的文字,里面慢慢的都是自己给予的伤害,凉入骨髓的冷漠让人相信,这样的女子是不需要涟漪,确如瀑布般让人震慑的美丽,对于她,是欣赏到极致的。

      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可以尽情欣赏她的舞台,有些人,始终是无法靠近的,彼此都知道,不会互相伤害,却始终不肯亦不能在乎,冷漠,有时候不是自己的道德缺失,而是我们在撒谎,以特殊的方式简化这纷繁复杂的世界,毕竟,太多骄傲的人,他们肆意展示自己,否定他人,可最终也没有明白,自己才是最浅的一道伤痕,留在任何人心里,都不会称作刻骨铭心。选择最适当的距离,就这样好好保护自己。

      《子》

      其实自己是读不懂那些古文诗经的,看不到几千年的晦涩文化,所以一直,都不喜欢那么多的美。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怎样一种风景,她那么隐蔽没有蝴蝶的艾草,可一旦回首,是不是该唤作“木已成舟,回头何易”。也许,自己都不懂,就被串成过去。木易木易。千年腐朽。

      原谅我的自以为是,我看见你的封皮,套在我的内核,你的努力被我的口吻暂缓,不管是千年还是现在,都原谅我的一时自在,我的清醒,于任何人均无意,仅仅是自问自答。

      一直是喜欢安妮的,就算她用虚幻的画面作利器,划开现实现实光滑的皮肉,露出血淋淋的实质,就算没有呐喊,没有道家野史红学的视角,一样能让人自省。喜欢,这样个人的事情,没有必要哗众取宠,随波逐流。一段时间很喜欢几米的漫画,几根简单的线条,一点点睿智的话就温暖了一个世界。喜欢漫画里的孩子视角,孩子的口吻,透露出一个世界的悲凉,看见了黑暗,才会更加喜欢温暖。喜欢林夕的词,即使是在中国风泛滥的今天,林夕的词都是让人感激的。他写不出方文山的惊艳,写不出姚谦的画面,可他却能抓住人心,一篇文字,就新生那么多的好好对待。

      我们都是傻孩子,那么,就一直那么傻傻地走下去,知道不会持续太久,也会慢慢,细水长流。

      林夕,这样简单叠加,就是一个“梦”。我们叠加在一起,不耐烦的时候,就学会了复制,还好,总会有记忆留下来。

      《零》

      零零碎碎的话,留在文字里自己去看,终归是自己的,所以,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强加。

      2017年夏天以看不见的姿势收尾,自己悄悄总结,留下来的,丢弃的,心疼与甘愿,都不要再计较。

      还好,我们都在慢慢变老,越来越多的沉淀,偷偷溜走的岁月,绕床青眉,挥手再见。

      本文标题:周子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41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