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匈奴!匈奴!匈奴!(五 苏武丁零)

  • 作者: 幽州重镇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12
  • 阅读2536
  •   我们一路向北,追寻李陵归宿。贝加尔湖的白匈人,向我们讲述了苏武的只言片语。

      在匈奴和丁零一带,绰号叫“老汉使”的杜陵人苏武苏子卿,同一个谁也不知名字的年轻丁零人,坐在北海岸边的篝火旁;另外三名驾车人待在穹庐里。

      苏武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瘦骨嶙峋,怀抱已没有几根毛的汉节。但他肩膀宽阔,看上去还挺硬朗,这时已醉醺醺的了。他早该进屋去睡觉,但囊具里还有秫蘖酒,他怕屋里的赶车伙计们都跟他讨酒喝,那就喝光了。丁零人生着病,难受得很,他裹紧破革裘,正在讲到他的家乡萨彦岭如何如何好,他家里的妻子多么漂亮多么聪明。他也就是二十四五岁,不会更大。此刻,在篝火的映照下,他脸色苍白,一副愁苦的病容,看上去像个孩子。

      “那当然,这儿不是天堂,”老汉使说,“你自己也看到了,这地方只有水,光秃秃的海岸,到处是蒿草,此外再没有别的东西……清明节早已过去了,可眼下海面上还有流冰,今天早上还下了一场雪。”苏武所说的海,实际上是个巨大的湖,象茫茫大海。所以匈奴人和丁零人都叫她北海。

      “清明,清明!”丁零人不解,他忽然担惊受怕地朝四下里张望。

      百步开外有一条灰暗的寒气袭人的浑河;河水汩汩有声,拍打着布满洞穴的北海海岸,急匆匆地汇入这片不知盛装多少淡水的北海。靠近穹庐,有三驾牛拖高车。这种覆以顶棚的牛拖高轮大车,非常适合北海四周的地势。因为这里的牧地草茂而高,积雪深厚,而且多沼泽。在这种地区使用高轮大车,可以减少阻力,顺利通行。丁零人称之为勒勒车或大毂轮车,但搞笑的是,匈奴人称之为高车,顺便把丁零人也称为高车人。车轮直径最长者达1。4米左右,超过了当地牛身的高度,与马的身高相差无几。车轮原料多为桦、柞木烘烤之后,使其弯曲,几段弯曲的树干连接在一起变成为车轮,因此有些车轮不够圆,车辕也不求直。车幅多在15到20根之间。据丁零人讲,他们每家都至少有四辆勒勒车,用以运水、搬家和运输燃料等使用。有时候还把车轮连接摆放当作栅栏,在一般情况下,用牛挽车,一牛一车,各车首尾相连,由一人驾驮即可。浑河对岸远远的地方,有几处火光忽儿蹿起,忽儿熄灭,像几条火蛇在游动:那是打猎的匈奴人在烧隔年的荒草。火光之后又是一片黑暗。可以听到大浪卷起的冰块撞击海岸的声音。四周潮湿而寒冷……

      丁零人抬头看一下天。满天星星,跟他家乡一样多,周围也是一片黑暗,可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在家乡,在阿尔泰,完全不是这样的星星,这样的天空。

      “不好,不好,”他连连说道。

      “你会习惯的!”老汉使说,笑了起来,“现在你还年轻,傻,嘴上的奶味还没干,凭那股傻劲你会觉得,这世上没有比你更不幸的人,可是总有一天你会说:‘老天保佑,但愿人人都能过上这种生活!’你瞧瞧我。再过几天,等冰融化后,我要和单于的弟弟于靬王在这里安置木船捕鱼,我还要教他们编捕鱼和打猎的网。秋天降下第一场大雪后,他们就要离开这里,到漠南漠北过冬,我却留下来,继续在这北海牧羊。单于说让我在北海放公羊,说等公羊生小羊才可归汉。这样我一干就是十年。谢天谢地!公羊也会学会生小羊。老天保佑,但愿人人都能过得好。”

      丁零人往火上添些枯枝,挨近火堆躺下,说:

      “我爹是个多病的人。等他死了,我娘和妻子要上这儿来。她们答应了。”

      “你干吗要你娘和老婆来,”老汉使问,“简直糊涂,伙计。你这是让魔鬼迷了心窍,见它的鬼去!你千万别听它的话,这该死的魔鬼!让它得意。它用女人来勾引你,你就跟它作对,说:‘我不希罕!’它用自由来诱惑你,你要咬牙顶住,说:‘我不在乎!’什么也不要!没有爹娘,没有老婆,没有自由,没有房屋,没有一根木撅子!什么也不要,见它的鬼去!”

      苏武拿起酒囊,猛喝了一大口。

      本文标题:匈奴!匈奴!匈奴!(五 苏武丁零)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51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