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武侠小说
文章内容页

残剑伤情(一)

  • 作者: 云中白鹭0601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12
  • 阅读5110
  •   每个人的骨子里都蕴藏着野蛮,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贪婪,如果得到了文明和善意地引导,世间将变得和平与温暖,如果受到了私欲和谎言地蛊惑,世间便充斥着灾难。

      一

      突然,篱笆门开了,爷爷搀扶着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进院子,对正在玩耍的两个孩子吩咐道:“赶紧把门关好!”

      尘飞扬刚放下托在胸前的石墩,风萧萧早已飞奔过去,咣咣两声把门掩上,从里面插好木栓。

      两个孩子跟着爷爷进了后屋,爷爷将那人扶到木床上,原来被扶之人已经受了伤。伤者要起身施礼,爷爷忙把他按住,笑呵呵地说道:“到家了,你好好养伤!看你的装束,应该是成汉皇帝的属下吧?”

      伤者看着老人,只见此人身长大约七尺七寸,面如冠玉,三缕青白胡须不长不短,眉宇间满是和善正义之气。伤者稍作犹豫,微微一笑对老人道:“对救命恩人不敢说谎,在下是正成汉皇帝的属下,在执行任务时不慎遇到晋国捕役。昨夜被晋国捕役追杀,身上受伤,逃跑之中藏于深草丛里,面对敌方的搜捕,一夜未敢翻动,后来竟昏昏睡去。天亮后,被阳光照射而醒,身子却动弹不得,恰巧远远看见老人家经过,依你的打扮面相,知是好人,便招呼你老人家相救。”

      七岁的尘飞扬比同龄的孩子明显高大一些,他面带忠厚,双目炯炯,嘴唇紧闭,垂直站立在爷爷身边,认真听着伤者与爷爷的对话。风萧萧小尘飞扬一岁,比尘飞扬略矮,瘦消的脸上满是顽皮淘气,一双眼睛明亮灵动,他没有尘飞扬那般安静,只见他慢慢凑到床边,好奇地看着此人的伤口,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

      伤者轻轻“哼”了一声,强忍住没大声喊出来,却已然疼得咬紧牙关,冷汗直流。

      爷爷抓着风萧萧的脖颈子轻轻搂在右腋下,喝道:“伯伯伤口疼痛,你怎可乱摸!去,跟你的哥哥飞扬把尘埃叔叔喊来,让他把治伤的物件拿来。”

      两个孩子应了一声,簇拥着跑了出去。

      须臾,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提着一个药箱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孩子。

      这个汉子是老者的仆人,名唤尘埃,他惊讶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汉子,把药箱放到老人面前,帮老人家收拾器具药品。

      老人为伤者处理完伤口,敷上药,包扎好,笑着对伤者说:“壮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准备些粗茶淡饭,稍后喊你。”

      伤者醒来时,已是中午,老人正坐在床边微笑着看着他,旁边的桌子上放着饭菜。见伤者已醒,老人到院子里喊了一声,尘埃跑了过来,老人吩咐尘埃去把饭菜热一下,把炖好的鸡汤端过来,另外烫了一壶酒。

      伤者风卷残云一般,把饭菜吃净,略饮了一点酒,不好意思地看了老人一眼,歉疚地说道:“老人家,到现在我还没问你的高姓大名,失礼了!”

      老人笑了笑说道:“不用客气,老朽尘不染,咱本是自家人,我的两个孩儿都曾经在成汉皇帝手下为将,他们一个名唤尘满天,一个名叫风不止。”

      伤者听了此言,忍着疼痛,从床上翻身而起,扑通一声跪在老人面前:“老人家,我曾在尘、风二位将军帐下听令,今日不曾想在此遇到你老人家。”说到此处,伤者竞呜呜哭了起来。

      尘不染赶紧搀起伤者,令其坐回到病榻之上,略带伤感地说:“孩子,不要哭了,满天和不止当年为了保护大队人马撤离,战死在虎头屿,为国捐躯,也不枉此生了。”

      伤者擦了擦眼泪,轻轻啜泣着说道:“老人家,孩儿名叫李大壮,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孩儿还有事需尽快回去向皇上禀报,咱们就此别过。”尘不染赶紧制止:“不可不可!你再将养几日,我给你备些物件再走不迟。”

      李大壮在尘不染家住了三日,感觉伤口不再疼痛,便起身与尘不染告辞。尘不染知道李大壮有事在身,也不再挽留,便将准备好的一些银两和干粮用袋子装好,让李大壮带上。

      李大壮拜过尘不染,将尘飞扬和风萧萧拉到怀里搂了搂,摸了摸他们的小脑瓜,就此别过,往南而去。

      尘不染的院落建在定军山下的绿衣谷中,他五年前来到此处,几年来,这里零零散散的建起了十几个小院落,皆是断断续续的逃难者在此居住下来。这些院落均是用木板搭建而起,然后用木条、树枝圈起篱笆墙,养些鸡鸭猪羊之类。此地离沔阳城不远,谷中人每隔几日可以到城里购些盐米之类,平时在山里取水打柴,倒也生活无忧。

      尘不染家里共有八口人,尘不染是主人,杨氏与尘飞扬是尘不染的儿媳、孙子,柳氏与风萧萧是尘不染的侄媳、侄孙,陈妈是尘飞扬和风萧萧的奶娘,尘土和尘埃本是家里的两个仆人,但尘不染一家人待他俩像亲人一般无二。

      尘不染的院落在绿衣谷中算是大的,院里建有五座木屋。北面是一座三间的大木屋,屋高三丈,中间是客厅,两边是厢房,正对客厅的院落里有一块用木板做的影壁墙,尘不染便住在此屋。往南五丈开外,东西各有两座坐北朝南的三间木屋,屋高两丈五尺,东边住着杨氏母子,西边住着柳氏母子。再往南三丈开外,东西各两间木屋,面对面而建,均高两丈二,东边住着陈妈,西边住着尘土、尘埃。再往南的东侧是个大篱笆门,为正门,西南侧和北侧均留了一个小篱笆门,平时关着。

      平日里,尘不染教两个孩子读书识字,除了经常给两个孩子讲解前朝丞相诸葛孔明先生所留的“八十六字教子诗”,便是给他们讲古代的名人趣事。尘飞扬每次都学得一丝不苟,听得如醉如痴,而风萧萧则是有选择地倾听。每当讲到荆轲刺秦王、霍去病千里击匈奴、三英战吕布、赵云长坂坡救少主等武将侠客的故事,风萧萧都托着腮、瞪着眼,认真地听着,不时地问这问那。

      尘土和尘埃经常会教尘飞扬和风萧萧一些粗浅的功夫,尘飞扬性格文静,每次都认真地听尘土和尘埃讲,然后踏踏实实地练功,他尤其喜欢抓举各种重物,象石墩、石锁之类。而风萧萧起初还能听得下去,日子久了,他发现尘土和尘埃也没得讲、没得教了,便每天与邻家的孩子到处追逐嬉闹。

      这一天,陈妈抱回来一只小黄猫,尘飞扬和风萧萧立刻围拢过来,争着抱小黄猫,小黄猫惊恐地向陈妈伸着小爪子,意欲寻求陈妈的保护,嘴里喵喵叫个不停,逗得尘飞扬和风萧萧笑得前仰后合。

      尘飞扬逗了一会儿小猫,觉得没啥意思,便到院子里去举石墩玩了。

      风萧萧抱着小黄猫,用手捋着小猫的耳朵,撸着小猫的身子,爱不释手,陈妈看着,笑呵呵地做饭去了。

      自此,风萧萧天天带着小黄猫玩,与小黄猫追打嬉戏,晚上睡觉也要搂着小黄猫,如影随形,片刻不离。

      风萧萧经常惹得小黄猫喵喵叫个不停,他要么两手揪住小黄毛的耳朵提在空中,要么用手拽住小黄毛的尾巴往后拖,要么捏住小黄猫的鼻孔直到小黄猫摇头摆尾拼命挣扎,要么用两个大拇指插进小黄猫的两腮让小黄猫呲着牙闭不上嘴。有时小黄猫被惹急了,便撩起前爪怕打风萧萧,或者支棱起尾巴、瞪起眼睛冲风萧萧凶狠得叫几声。

      一天,小黄猫嘴里叼着一只老鼠跑进院子里,然后把老鼠放在地上,用爪子踩着,得意地喵喵叫着。风萧萧听到叫声,立刻窜了出来,问小黄猫:“怎么了小黄?”小黄猫冲风萧萧喵喵叫了两声,然后叼起老鼠跑到风萧萧面前,老鼠不停地扑楞着身子,拼命挣扎着。风萧萧一看,冲小黄猫挑起拇指,称赞道:“小黄,好样的!”小黄猫把老鼠扔在地上,得意地叫了两声。

      老鼠一看脱离了小黄猫的控制,爬起来就跑,只见小黄猫身子一纵,跳到老鼠的前面,挡住了去路。老鼠扭头又跑,小黄猫又一纵,伸右前爪把老鼠拍翻在地,老鼠爬起来接着跑,小黄猫便不停地挡住老鼠,戏耍个不停。

      风萧萧第一次看到小黄猫捉老鼠,不禁兴奋得眉飞色舞、欢呼跳跃,一会儿,他干脆在一边模仿着小黄猫跳跃翻滚着,玩得不亦乐乎。

      这一天,风萧萧和尘飞扬跟随尘埃、尘土两位叔叔去山里打猎,临走前把小黄猫交给了陈妈。

      晚上回到家里,已是夜灯初上。

      风萧萧喊叫着跑到陈妈的屋里,陈妈高兴地把他搂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小脑瓜。

      风萧萧东张西望,问陈妈:“娘,小黄呢?”陈妈说道:“没注意呀,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风萧萧喊了两声:“小黄!小黄!”只听喵的一声,挂在墙上的竹筒里露出两只眼睛,正是小黄猫。风萧萧蹭蹭两下子蹦了过去,用手按住小黄猫的头,往里就塞,小黄猫猫喵地尖叫了几声,风萧萧知道小黄猫生气了,便松开手,只见小黄猫身子蹭地伸了出来,用前爪子抓住竹筒边沿,整条身子窜了出来。

      小黄猫从地上一跃,跳到桌子上,猛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根黄瓜,不知是何物,吓得尖叫一声,倒着翻了个跟斗,稳稳地落在地上。

      风萧萧看得真切,不禁大笑起来,学着小黄猫的样子来了个后空翻,却没有站稳,落在地上时蹲着向后连跳两下,扑腾一声摔了个腚墩儿。小黄猫轻轻跳到风萧萧的怀里,用爪子轻轻拍了拍风萧萧的脸蛋儿,像是在安慰他。

      陈妈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跑过来,嘴里喊着:“我的乖孩子,怎么这么调皮!没摔坏吧?”风萧萧嘻嘻一笑,扮了个鬼脸:“没事的娘,不用担心。”

      风萧萧喊着小黄猫来到院子里,先向前翻了几个跟斗,又练起了后空翻。

      本文标题:残剑伤情(一)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52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