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武侠小说
文章内容页

残剑伤情(二)

  • 作者: 云中白鹭0601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12
  • 阅读2096
  •   二

      一天上午,后院传来了咩咩的叫声,原来是家里的母羊生了三只小羊羔,陈妈正在为母羊接生,尘飞扬和风萧萧围拢过来,好奇地看着。正在这时,邻家的牛二蛋和孙小宝站在篱笆墙外嘘嘘带喘着大声喊着:“萧萧,快去看呀,你家的小黄有危险了!”

      风萧萧蹭地站起身,往外就跑,尘飞扬紧随其后。陈妈嘴里喊着:“有啥事回来叫你尘埃叔叔,小心点!”

      风萧萧和尘飞扬跟随牛二蛋和孙小宝跑到几百丈远的松树坡上,只见小黄猫正在前面低着头跳跃着。

      风萧萧和尘飞扬跑到近前,猛然看到地上盘着一条青蛇,风萧萧惊得禁不住来了个后空翻,双手捂住胸口,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

      小黄猫前爪抓在地上,后爪蹬着地,腰和屁股高高纵起,眼睛死死盯着青蛇。过了片刻,小黄猫用前爪轻轻试探着抓青蛇的头,那条青蛇吐着长长的信子,不时地把头猛地探出来,小黄猫机警地闪躲着,围着青蛇来回转着,等待时机发起进攻。

      风萧萧等人都屏住了呼吸,站在五尺之外观看着这场“龙虎斗”。

      黄猫腾空翻跃到青蛇的背后,用前爪抓住了蛇尾,青蛇的身子迅速扭转过来,蛇头猛地伸出奔黄猫咬去,黄猫腾空跃起,用右前爪拍打在蛇颈上,青蛇赶紧缩回了头,扭转身子蜿蜒游动,仓惶逃走。黄猫紧追上去,用爪子抓住蛇尾,将蛇尾提了起来,青蛇一看跑不了,便又回过头来与黄猫缠斗。

      黄猫耐心地等待着机会,不断地对青蛇进行骚扰、戏耍,半个时辰过去了,青蛇几次想跑,都被黄猫死死地缠住,逃脱不了。此时,青蛇身子的后半段,已经被黄猫抓得伤痕累累。

      青蛇再一次扭头往草丛里爬去,其速度明显慢了许多。黄猫越战越勇,机敏不减,见青蛇又要逃走,黄猫猛地跳过去咬住蛇尾,晃动猫头,把蛇甩了起来,然后,黄猫竟然旋转着身子,把青蛇抡得转起了圈子。

      青蛇的身子很快僵直了,十几圈过后,黄猫将蛇摔在地上,迅速用嘴把蛇颈咬住,青蛇的身子扭晃了几下,再也不动了。

      黄猫回过头,冲着风萧萧喵喵叫着,在炫耀它的胜利。

      风萧萧、尘飞扬、牛二蛋、孙小宝同时欢呼起来,纷纷围住黄猫,啧啧称赞。

      风萧萧冲黄猫伸出了拇指,夸赞道:“小黄,好样的!以后不再叫你小黄了,改叫喵大侠了。”黄猫好像听懂了,冲风萧萧连连叫着。

      风萧萧认真回想着这场“龙虎斗”,黄猫的冷静、专注、机敏、灵活、迅捷、凶狠,在风萧萧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风萧萧虽然只有六岁多,但他也由此悟到了许多道理。

      晚上,风萧萧和尘飞扬跟爷爷睡在一起,这次,风萧萧没有要求爷爷讲故事,而是讲起了白天发生的那场惊心动魄的“龙虎斗”。

      尘飞扬不时地插嘴补充几句,尘不染听得目瞪口呆,他抚摸着风萧萧和尘飞扬的头说:“好孩子!有出息!你和哥哥将来都会有大出息的!”尘飞扬抓着爷爷的手问道:“爷爷,为什么我和弟弟不是一个姓,我跟爷爷的姓是一样的,为什么弟弟却姓风,不跟我们一样姓尘呢?”

      尘不染若有所思,他知道,孩子们慢慢长大了,已经渐渐懂事了。

      尘不染把尘飞扬搂在怀里,意味深长地说:“孩子,风萧萧是你的表弟,所以你们的姓不一样啊。不早了,睡觉吧,明天接着读书练功。”

      三个小羊羔渐渐长大了,风萧萧经常带着喵大侠,赶着三只小羊到后坡放羊。小羊吃饱后,其中两只便开始玩顶角游戏,剩下的一只咩咩叫着跑到风萧萧跟前,用头顶风萧萧,风萧萧见状,好奇心起,便趴在地上,用头去顶小羊,小羊领会,便与风萧萧对顶了起来。

      喵大侠一看,喵的一声跳到小羊的背上,抡起前爪对着小样的头便抓打起来,风萧萧看了哈哈大笑,赶紧制止了喵大侠。他抚摸着喵大侠的头说:“喵大侠,没事的,我是逗小羊玩呢!”喵大侠喵了一声,躲在一边草地上睡觉去了。

      又是一年的清明时节!

      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微风吹在身上,有些许凉意。

      尘不染带着尘埃、尘土、尘飞扬、风萧萧,向后山走去。

      十几里的路程,不到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定军山下的一座墓前,尘飞扬和风萧萧惊奇地向前观望,原来这里是武侯墓。

      尘不染在武侯墓前摆好祭品,拿起酒,泼洒在墓前,带着几个人跪倒,拜了三拜。

      尘不染拜罢,站起身,举头吟道:“三顾挚情感天地,一朝出山怀环宇,蜀中空留英雄志,天地人事难顺意。”

      尘飞扬问爷爷:“爷爷,这武侯墓是不是蜀国丞相诸葛亮之墓呀?”

      尘不染悠悠地说道:“是啊,这正是诸葛丞相之墓。”

      风萧萧好奇地问道:“我们为什么来给诸葛亮上坟呀?”

      尘不染默默地抚摸着尘飞扬和风萧萧的头,充满敬仰钦佩之情,说道:“诸葛丞相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他值得天下人尊重!”两个孩子同时“哦”了一声,各自在思索着什么。

      尘不染带着大家向东走了几十丈,来到另一座墓前,只见墓碑上刻有八个大字:“振威将军韩风之墓”。

      尘不染带领着大家拜祭完韩风将军,风萧萧凑了过来,问道:“爷爷,韩风是谁呀?”尘不染轻轻叹了一口气,攥住风萧萧的小手说:“孩子,韩风将军是汉顺平侯赵云麾下最年轻的将军,为蜀国立下过汗马功劳。当年他押送粮草,遭敌军追击,他一人横刀策马,把敌军拦在乱石谷中,与敌军数千人血战三个时辰,终因寡不敌众,战死在乱石谷,蜀军的粮草丝毫未损,安全运达都城。”尘不染深深叹了一口气,忧伤地说道:“可惜啊!韩风将军战死时年仅二十岁,他的儿子才刚刚满月。”风萧萧看着尘不染,摇着他的手说:“爷爷,你别难过,韩风将军好样的,我和哥哥长大后要学韩风将军,把坏人全杀死!”

      尘不染听了风萧萧学大人样子说得这句充满孩子气的话,看着两个孩子,若有所思。

      从武侯墓回到家里,尘不染将尘飞扬和风萧萧带到北屋,关上门,把两个孩子拉到身边,他左手搂着尘飞扬,右手搂着风萧萧,轻叹一声,问道:“扬儿、萧儿,你们真的喜欢练武吗?”

      两个孩子互相看了一眼,冲着尘不染坚定地说道:“嗯,爷爷,我们要学武功。”风萧萧接着说道:“长大后我要做大侠,保护百姓,杀尽坏人。”尘飞扬想了想说道:“我长大后要做将军,在战场上领兵杀敌,建功立业。”

      尘不染放开两个孩子,认真地对他们说道:“孩子,你们已经长大了!既然你们都要学武功,我就把你们送走,交给高人去培养,让你们练成绝世武功,将来才可报效国家,保护百姓。”

      杨氏、柳氏以及陈妈等人知道了老爷的想法,都偷偷抹着眼泪。尘土和尘埃按照老爷的吩咐,连夜为老爷和两个孩子准备出行的物件。

      第三天,尘飞扬和风萧萧拜别了母亲和陈妈,给尘土和尘埃施过礼,接过准备好的物件,跟随着爷爷出发了。

      刚走出二里路,后面忽然传来“喵喵”的叫声,风萧萧惊喜地边喊边来了个侧空翻:“喵大侠!”喵大侠已经飞身跃到风萧萧的肩上,用前爪轻拍着风萧萧的脸,嘴里喵喵叫个不停。风萧萧知道喵大侠在责怪自己,便把喵大侠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撸着苗大侠的身子。

      尘不染和尘飞扬都被逗乐了,尘飞扬走过来抚摸着喵大侠的肚皮,喵大侠被摸得眯起了眼睛,风萧萧知道喵大侠已经不生气了,便说道:“爷爷,哥哥,咱们带上喵大侠一起走吧。”

      尘不染乐呵呵地答应了,带着两个孩子往西南而去。

      一路上,到处都有逃难的百姓,有汉人,也有胡人。一路经过无数村落小镇,但几乎不曾见到村落里升起炊烟,每个小镇上也都是一片萧条,尘不染一路唉声叹气。

      尘飞扬问爷爷:“为什么路上有这么多的难民?村子里的房子都空着,他们为什么不住在那些房子里?”

      尘不染轻捋着胡须,对两个孩子说:“晋国惠帝的皇后贾氏南风,荒淫无度,在贾家人的蛊惑支持下,飞扬跋扈,胡作非为,引起众王爷的不满,终被赵王司马伦杀死。朝中皇帝无能,众王互不服气,都想当皇帝,于是杀来杀去,自毁江山。北方诸国看到中原起乱,也都蠢蠢欲动,觊觎中原,频起祸端。在这乱世间,最苦的就是天下的黎民百姓,他们到处躲灾逃难,即使有家,也不敢居住,住在家里,有今夜没明天。因此,很多百姓生无居所,死无墓穴,可怜呐可怜!”说完,尘不染已是泪流满面。

      一路上,一老两小走走停停,尘不染把司马氏统一中原后的起起落落详细地讲给两个孩子听。当讲到永嘉之乱、青衣侑酒之耻,尘飞扬和风萧萧只气得跺脚捶胸,大骂赵国人凶残;后又讲到北方诸国兵士对华夏百姓的疯狂杀戮,尤其是将女子侮辱之后再亨杀食用,两个孩子都忍不住摩拳擦掌,发誓要杀尽天下恶人。

      本文标题:残剑伤情(二)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52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