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武侠小说
文章内容页

残剑伤情(三)

  • 作者: 云中白鹭0601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10-12
  • 阅读2568
  •   三

      尘不染看到两个孩子眉宇间充满仇恨和杀戮之气,长叹一声说道:“扬儿、萧儿,北方诸国的百姓和兵士并非天生充满戾气,华夏之人也并非生来便善意满怀。八王之乱,汉人之间杀来杀去,百姓生无宁日,异族百姓同样遭殃。正是八王之乱,才给了天下各诸侯、各部落当权者可乘之机,他们趁着中原混乱之际,纷纷占地称王,立国称帝,与大晋分庭抗礼。北方诸国中,羯人石勒所建后赵击败匈奴刘曜建立的前赵后,听从西域神僧佛图澄的建议,大举任用汉人贤良,提倡各民族之间和睦相处,百姓一度休养生息,曾有过短暂的安定生活。石虎把持赵国朝政后,完全颠覆石勒对华夏百姓的政策,对中原民众大肆杀戮,死者何止十万百万,那神僧佛图澄几次上书阻止,皆无功而返,于是无奈离去。孩儿们,这一国的两代君王,叔侄二人,却对中原百姓推行完全不同的政策,你们说,这不是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态度吗?”

      尘飞扬疑惑地问道:“爷爷,刘姓不是咱们汉人的姓氏吗?匈奴人怎么还有姓刘的?”

      尘不染呵呵笑道:“扬儿,这刘曜虽为匈奴人,却姓刘,原因是大汉初期,为了缓和与北方匈奴的矛盾,汉朝便与匈奴人和亲。后来,这些公主们所生子孙,很多便随了公主的姓,于是匈奴人有了刘姓。再到后来,汉武大帝派出卫青、霍去病两位将军带兵北击匈奴,打服了匈奴人。那些刘姓匈奴人因与大汉有宗族血亲,便觉甚是荣耀,从而有很多异姓匈奴人也都改成了刘姓。”

      尘飞扬和风萧萧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只听爷爷叹着气兀自说着:“在这世上,每个人的骨子里都蕴藏着野蛮,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贪婪,如果得到了文明和善意地引导,世界将变得和平与温暖,如果受到了私欲和谎言地蛊惑,世间便充斥着灾难。天下百姓,无不祈盼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些帝王谋臣,却总想一统天下,唯我独尊,为了满足一己之欲,便生出诸多事端,不明真相的百姓被蛊惑,甘受驱使,纷纷成为这些人的杀戮工具。”

      多日来,尘飞扬和风萧萧看着一路的荒凉之景象,听爷爷讲着当世之乱象,忽然之间仿佛已长大成人。

      走了数日,路上的难民渐少,村落里逐渐有了生机,爷孙三人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

      这一日,三人一猫来到了临邛城下,此时天色已晚,尘不染说道:“孩儿,咱们终于看到希望了,今晚先在临邛住下,明天咱们上山。”

      尘飞扬和风萧萧欢呼着跟随爷爷进了城,喵大侠趴在风萧萧的肩上,只管睡大觉。

      爷孙三人走在街上,很多店铺门前都亮着灯笼,街上人来人往,还算繁华。

      尘飞扬和风萧萧好奇地来回跑着,这里看看,那里摸摸;肩上的喵大侠两眼放光,头转来转去,喵喵地叫着。

      前面一个酒楼甚是气派,楼有三层,楼顶上挂着一排灯笼,照着一块牌匾,上面有三个醒目的大字--聚贤楼。楼下进进出出人流不断,真的是生意兴隆。

      伙计看到有人过来,远远地招呼着:“老爷子,进来品尝一下聚贤楼的美味,保你吃了喝了忘不下。”

      风萧萧早已一跃而进,尘飞扬紧跟着跑了进去,尘不染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伙计喊着:“老爷子楼上请!三位客爷上楼了!楼上接着!”

      二楼楼梯口早有伙计招呼着,把爷孙三人让到北边窗口附近的一个雅座上,风萧萧高兴地一个跟头翻到凳子上,尘不染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呵斥道:“萧儿,不可如此顽皮!”风萧萧吐了吐舌头,装模作样地正襟危坐,尘飞扬憨厚地冲风萧萧笑了笑,学着大人的腔调说道:“出门在外,低调点!”风萧萧连连说道:“好好好!低调!低调!”喵大侠从风萧萧肩头跳到凳子上,冲着风萧萧喵喵叫了两声。

      爷孙三人坐定,伙计把饭菜端上,泡了一壶茶送上,兀自去忙了。

      一只蚊子绕着风萧萧裸露着的胳膊飞来飞去,风萧萧干脆把胳膊放好,耐心等着那只蚊子落在了左边胳膊上,尘飞扬在一边好奇地看着。

      风萧萧感觉到了胳膊已经被蚊子叮上,突然,他攥起了左边的拳头,胳膊上的肌肉立刻收紧,只见那只蚊子不停地震动着双翅,急于飞走,但蚊子长长的“吸管”已经被风萧萧胳膊上的肌肉紧紧地锁住。

      风萧萧哈哈大笑,看着那只拼命挣扎的蚊子,用右手揪掉了蚊子的一个羽翅。喵大侠站在桌子上好奇地看着,轻轻走过来,突然伸出前爪,一巴掌拍死了那只蚊子。

      风萧萧用手指按了喵大侠的鼻子一下,责怪道:“喵大侠,你出手够快的,我还没有玩够呢!”

      尘不染和尘飞扬哈哈大笑了起来。

      邻桌的几个大汉正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只听其中一个说道:“明天的较量一定精彩得很呐!我看‘五侠’一定能赢,‘中原五行定江湖’的名声可不是妄传的,他们的‘五行剑阵’从未遇到对手,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那五把剑已经横扫江湖。这次五位大侠来到咱们蜀地,一定能给咱们汉人争口气,咱也可以大饱眼福了。”

      在老百姓心目中,特别向往大汉时期的繁荣和稳定,所以自大汉王朝以来,华夏百姓一直都自称大汉子民或汉人。

      另一位大汉嘘了一声:“别蜀地蜀地的,都什么年代了,小心你的项上人头!再说了,‘中原五侠’是很厉害,但是那匈奴人‘高原四鹰’也不是好惹的,人家那四对鹰爪钢钩邪乎着呢!谁胜谁败可难说得很呐!”

      再听其他桌上,也都在议论纷纷,谈的都是这件事。尘不染不禁一愣。

      风萧萧问尘不染:“爷爷,好像明天这里有热闹看呐,我也要看。”尘飞扬也冲着爷爷说:“爷爷,我也想看。”

      尘不染向伙计招了招手,伙计立刻跑了过来,问道:“老爷子,什么事?”

      尘不染悄悄问道:“伙计,这些人都在谈论什么‘中原五侠’、‘高原四鹰’,是怎么回事?”

      伙计呵呵笑着说:“老爷子,一看你就是刚来到此地。半个月前,‘高原四鹰’跟‘中原五侠’约战,地点既不在中原,也不在高原,竟然定在了城外的乱石谷,平日咱这城里没有这么多人,这不,很多人都为了观看这一场较量,专程来到了临邛城。”

      尘不染又问道:“伙计,这‘中原五侠’和‘高原四鹰’是怎么回事?”

      伙计呵呵笑着说:“老爷子,‘中原五侠’你都不知道啊!这五位大侠分别是金无刃、木无苗、水无波、火无焰、土无谷,他们练就了‘五行剑阵’,所向无敌,在江湖上号称‘中原五行定江湖’啊!”

      尘飞扬和风萧萧都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地听着,尘不染若有所悟地点着头。

      那伙计又道:“‘高原四鹰’是金、银、铜、铁四只‘恶鹰’,他们每人一对鹰爪钢钩,据说每个人都像鹰一样迅捷,像鹰一样凶狠。”

      尘不染又疑惑地问道:“老百姓若去观看,不怕身上沾了血吗?”

      伙计笑道:“他们在乱石谷中较量,老百姓在两面山坡上观看,没有问题的。这乱石谷可非等闲之地,乃是当年振威将军韩风殉国之地,当年乱石谷那一战,惨烈无比!唉!可惜了韩风将军!”

      风萧萧张口要说什么,尘不染知道两个孩子曾跟着自己去给韩风将军扫过墓,赶紧抓住了他的胳膊说道:“萧儿,快些吃饭吧,咱们明天也去看看这场大战。”

      风萧萧和尘飞扬听爷爷说明天可以去看这场大战,高兴地欢呼起来。

      尘不染问伙计:“明天何时开战?”

      伙计笑道:“明天上午巳时开战,老爷子可别错过了时间。”

      爷孙三人吃罢晚饭,欲在聚贤楼住下,谁知这里早已客满,连柴房都有人住下了。于是,爷孙三人又在附近连找数家客店,却均已满员。

      尘不染敲开了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尘不染拿出三两碎银子,对那人道:“小哥,行个方便,我们是外地人,找不到客店了,能否借住一宿?”

      那人抓过银子,嘿嘿笑着说:“好说好说,三位请进。”

      尘不染爷孙三人跟了进去,凑合着在那人家里住下了。

      第二天凌晨,中年男子一早给爷孙三人送来了粥饭咸菜,爷孙三人吃罢,告辞了那人,来到街上,跟随着人流奔城外走去。

      乱石谷在城西十二里处,爷孙三人赶到谷顶时,山谷两侧山坡上或坐或站到处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风萧萧连窜带蹦上了一棵树,喵大侠也跟着窜到了树上。

      接近巳时,只见四男一女各乘一匹快马由南飞奔而来,马踏地面,尘土飞扬,五人分别披着金色、绿色、蓝色、红色、灰色的袍子,每人身后背着一把青锋剑,个个英姿勃发,神彩奕奕。

      五人飞身下马,将马拴在路旁的小树上,然后在谷底站定,互相谈论着什么。

      须臾,只见山坡间的乱石中突然出现四人,腾空从半坡“飞出”,他们每个人双手都拉着袍子两侧,向四只苍鹰盘旋而下,稳稳地落在谷底。

      山坡上看热闹的人群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惊叫。

      本文标题:残剑伤情(三)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66528.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