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7/0
    2017-12-14
  • (散文)陈承凯张家桥是一座桥的名字,也是一个村庄的名字,那是我永远怀念的地方。我从三、四岁时,就隐隐约约地记得,我的村子四面是深沟,那时叫护城河,虽说是河,但河里却没水,只有到了阴雨连绵的夏季,那沟才变成了河。从北斗泉来的那股水,绕村一周,经过张家桥,流向…[浏览全文]

  • 82/0
    2017-12-14
  • 这是时光留下的倒影,没有匆匆一别数十年,海依旧是蓝的,曾爱伤的人,做错的事,总是离你远了又近,近了又远。几番周折,总算过去了。我依旧在这条旧路上,身上的衬衣也不显得平整了。我总是在渴望着什么,虽然并不华丽,甚至显得枯燥。但是,我还是像个拾荒者,捡起别人舍弃…[浏览全文]

  • 467/1
    2017-12-13
  • 杯中岁月笔下流连刘懿波仿佛,于那朦胧的醉眼里,仪狄的匠心独运和杜康的妙手调和就在昨夜的春风月色之中。她的醇香,飘过殷商肉林酒池,秦时明月汉时光华,于浅斟低唱里丰盈了唐诗宋词、明清嫚曲。历经华夏数千年的战火与沧桑、风雨和浸漫,她的韵味依就绕梁三日、满室生香。…[浏览全文]

  • 468/0
    2017-12-13
  • 没过多久,这条心怀忐忑的遥路叙写了那么多感受,那些曾经捍卫过的回忆,到头来还是没有走到终点。我意会着过往,想写下那些来去交织的意语。可生活又岂不是暂过,这些不是太过美好的生活,不乏倾注了太多心血,而我却只想做一把剪影,落在山水清泉。我想写意的活在世间,不希…[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12
  • 我还记得,后院里埋着我的玻璃弹珠。在老家瓦房的后面有一个小院子,院子只有几十个平方,虽然不大,但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后院是我们愚公移山的成果。从后门一进后院入眼的就是一面宽二十来米的山体墙,墙的高处还长着一排香椿树,它们只往高处长,根本不管自己的脚下,也就…[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12
  • 小雪过后,冷空气便开始频繁地光顾我们这儿了。江滩的公园少了往日的繁华与闹腾,清冷的月光洒在清冷的大地上,整个公园越法的显得清冷,只有那几个酷爱暴走的达人们还在寒风中顽强地坚持着。我不属于他们。算得上是属候鸟的,江滩公园的夏夜如无特殊定是要来流一身汗的。而进…[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12
  • 那年在靠近他家堰坎边第一棵老桉树下,第一次见上了他的父亲、母亲、和少年老成的他。面对着只顾埋头掰扯桉树皮的我,他边一笔一画在手掌心上写,边很认真地叮嘱,他叫陈海舰,是军舰的舰。而他笑容满面的父亲,则站在堰坎一旁的空地上,来回来去把人从头到尾好一番细打量,不…[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12
  • 二楼的几个百平方的免费露台,当初我是设定假如时来运转,就拿它当蟠桃园,请乡里乡亲些都来尝尝鲜。最终没能得偿所愿。听说按“先来后到”的顺序理所当然归顺到了街道某个冯姓负责人的戚中。戳脊梁骨、嚼人舌根那些破事,爷才懒得关心。管你抓阄、抽签、俄罗斯轮盘、二十一点…[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11
  • 一口一钵子,也醉不倒铁打的宝庆瀚墨盈香青砖斑驳,古城墙两千岁。日光下守城,月光里打盹,宝庆从南宋走来,身影连着赵昀的汴京。今之邵阳,史称宝庆。宋宝庆元年(公元1225),理宗登基,用年号命名曾领防御使的封地,升邵州为宝庆府,宝庆之名,亦始于此。至民国17年…[浏览全文]

  • 2488/0
    2017-12-11
  • 梦遇导师逸风·别聚甚欢——管子【受了风寒,烧壶姜茶暖暖脚,把烤热的生姜去掉皮,把用姜汁涂在额头、太阳穴、心口、背窝、手心,咀嚼着一块姜片,带着辣辣的感觉,钻进厚厚的被窝,待到睡得大汗淋漓时,醒来,风寒远去了……】清晨,浓浓的雾还紧紧的拥抱整个村庄,似乎还迷…[浏览全文]

  • 2493/0
    2017-12-08
  • 那天从敲敲精嘴里吐出那个,乍一听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绰号的时候,我几乎咬破了嘴唇。特别是他摇晃上蚂蝗腰阴阳怪气的时候,差点一口口水噎闭气。噗嗤,我背转身偷偷泄了几帕压力,赶紧再堵严实了它。否则,别说兄弟,就朋友都极可能再没得做!简直是魔鬼才有的想象力!鸡婆还…[浏览全文]

  • 2488/0
    2017-12-06
  • 大年三十,家家都包饺子吃,不仅是传统,更是习俗。我家也不列外。中午饭后,我和妻子分头分工行动准备包饺子的原料。儿子在自在的看两宋风云最后十讲。为了不影响他看书,我们迈着猫步,举动尽量不出声,说话也是压低了声在说,情景颇似电视怀旧剧场里播放的地下共产党员,处…[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06
  • 家乡的春天是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徜徉于充满花香的季节里,身体是放松的,心情是欢畅愉悦的。家乡的花跟家乡的人一样质朴,平淡,但花香味浓,沁人心脾。家乡的人个个朴素,但都怀揣一颗滚烫的心。每每四月中旬,杏花、梨花竞相开放,无垠的田野里,红的杏花和雪白的梨花交相…[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06
  • 我与老家邻居的桑树作别已十年有余,但它还清楚的在我记忆中着绿飘摇,风儿吃过,树冠微微摇摇头,也摇出阵阵清香,很是可人,很是亲切,让我难以割舍之间的情愫。老家干旱缺水,树种稀罕,仅有杏树、梨树和桃树。老屋的东、南、北面有三个果园,园里栽植百余棵果树,规模不大…[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06
  • 在农村,挣扎了一辈子、拼搏了一辈子、劳作了一辈子、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母亲,没有休息期,没有退休期,没有养老期,越发像炕头的钟表,只有哒哒哒向前行进,方可证明自己的存在;宛若滔滔不绝的长江水,唯有不停息、不干涸,才能凸显自己的博大和无畏。农村,儿子儿媳外出务…[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06
  • 母亲是我心空的一颗星,最亮晶,最耀眼,照亮了我的过去,照亮着现在,还将照亮我的将来。母亲是欣慰的,也是无怨无悔的。母亲是我心中的一棵参天大树,最无私,最朴实,最厚重,包容我的无知,包容我的过错,包容我的不孝,包容我的自私,为我遮风,为我挡雨,面带悦色,从容…[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06
  • 他孤独的走在夜灯中,心里空空落落的,身如秋叶,飘忽不定。孤身伴独影,走在宽宽阔阔的大道上很不协调,人已到了巷道口,影子总跟不上,还在大街的路灯下摇晃着。过往的车辆碾压着他长长的身影走过,他的心便随之震颤着。夜晚的天气格外的冷,冷的出奇,冷的寂然,哈出的气瞬…[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06
  • 月亮圆圆满满实实的,悬在树梢上,清清亮亮静静的,一切显得颇为平静,只有他的心在咚咚的跳个不停,像是成心在跟自己作对,越是在乎,越加跳的猛烈。头顶的星星眨巴着眼睛,嬉皮笑脸的,似乎猜透了他的心事。她要走了,就要离他远去了。时间在分分秒秒的走过,他与她相守的时…[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06
  • 丈夫是乳,妻子是水,只有相好,处好了,才能达到交融的程度,结出幸福的果实。家庭是两个人的组合体,需要恩和爱的浇灌,包和容的忍让,奉和献的支撑,无视对方的存在,幸福是找不到、寻不见的。热恋中,恋能持续升温,皆源于距离。相处中,相尊互重,坚守着自己,维护着对方…[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06
  • 群众自发组成秦腔自乐班,见天在广场露天自娱自乐,一展技艺,围观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格外热闹。时日一长,竟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县上有个戏剧团,一大帮子人,器乐、声乐个个专业,专唱秦腔。县、乡、村每每有喜事,或逢年过节,皆邀请县戏剧团搭台唱…[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