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4/0
    2017-10-17
  • 我的老师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几乎什么问题他都能轻松解决。在所有文科科目中,语文课是我看来最有趣的课,也是我最希望期盼的课。他的声音十分独特,独特到可以用诡异来形容,他的声音很轻,但有些沙哑,轻到不全神贯注就听不清,有时他的声音变得高昂起来,每每听到这样…[浏览全文]

  • 77/0
    2017-10-17
  • 东北的秋天,风景非常地明信片:漫山遍野,犹如巨大的花朵,绽放在蓝天之下,有的金黄,有的火红,有的深绿,有的紫褐。……人们给这五颜六色的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五花山”。来到五花山,你随便取个角度,任性的按下快门,每一张都是那么美,每一张都是那么亮:蓝天白云…[浏览全文]

  • 63/0
    2017-10-17
  • 难忘的一次开炉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3年春季的一天,由于当月的生产任务很大,车间里各班组和工段,都忙得不可开交。成都市供电局在这个时候也赶来凑上了热闹,他们准备在月底30日上午九点以前,对我们这片厂区实行停电,检修片区的供电设备。为了…[浏览全文]

  • 74/0
    2017-10-17
  • 木工万能铣床到车间了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我们进厂这两年,模型房里的任务越来越多,要求模型工段完成的时间越来越紧。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矛盾,尽快提高我们模型工段的生产能力,厂里的领导到总公司有关部门,经过多次申请,费尽很多的周折,历经数不清…[浏览全文]

  • 55/0
    2017-10-17
  • 团章学习小组长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几天以后,车间里召开共青团的支部全体扩大大会,我和车间里所有交了入团申请书的青年工人都列席参加了。林副指导员在这次会议上,代表团支部郑重其事地宣布:“石建华同志为我车间团章学习小组组长。以后我车间凡是要求…[浏览全文]

  • 34/0
    2017-10-17
  • 注:本文所说的鸡,指的是家禽,不是人。“大红冠子花外衣,油亮脖子金黄脚”。这是我读到过的,关于公鸡的外貌描写最美的句子,没有之一。大约是1997年,或者1998年的时候,我家养了一些鸡,二十多只的样子,没有饲料,喂的都是玉米。很多时候,我所看到的是,不管给…[浏览全文]

  • 61/0
    2017-10-16
  • 一、西沟勾起零碎的思绪他走她不走,他停她不停,他呼她不应,他陪她不伴,他转身,她侧目,都是因为眼前的另外吸引:西沟野长城。脚步跟着心情才不急忙,心情触动了思绪才转移了注意力。体力用的少了,想的也就多了,似乎印证了脑力与体力成反比的对应。眼前的长城,尽管凌驾…[浏览全文]

  • 1008/1
    2017-10-15
  • 爱情,是一个美好让人心疼的字眼。虽然在爱情的世界里会有人伤有人哭,但依然人们还是乐此不疲,沉溺其中。感冒要预防,可是爱情有时就像一场感冒,始料不及,却又不得自已。所以人们常说“从未有人警惕过爱情的脆弱”。在“one”中看到这句话,觉得很应景,最近看了《诗词…[浏览全文]

  • 1007/0
    2017-10-15
  • 副指导员与我的一次谈话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71年冬天的一个中午,刚在三连食堂里打过午饭,我端着饭盒,边走边吃,来到了锅炉房边,正好吃完饭,就弯着腰在锅炉房左侧的一个水龙头前,接着热水洗饭盒子。这位林副指导员站在我的身后,用手轻轻地拍打着我…[浏览全文]

  • 1009/0
    2017-10-15
  • 林副统帅的林与双木林的林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1年9月上旬的一个下午,记得我们模型房的几个小师哥师弟们,从牛市口的五冶木工厂,拉了一车木料回车间,刚从卡车上把木料卸完,堆放到模型房的木料堆场,准备上三楼,回宿舍休息。我们站在宿舍的大门…[浏览全文]

  • 1009/0
    2017-10-15
  • 一件大事情发生了1971年10月上旬的一天,我们铸造车间党支部的一个支部委员,突然来到模型房,径直来到我的工作台前,要我跟他出去一下,他要跟我谈重要的事情。我莫名其妙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起来到车间外面的一个比较避风的角落,在一截废旧的混凝土预制梁上先后落坐。…[浏览全文]

  • 1008/0
    2017-10-15
  • 乙酉鸡年,吾谋事于一司,后四年,己丑牛年,姊夫再建业于莞,名曰“新懿”。窃以为:新者,始也;懿者,专也。希随姊夫寻吾,谓吾言:欲事何处?犹忆姊夫之言:吾行至何处,彼固与吾至也!吾甚感,随之。吾随姊夫至新业,见其事早至半年之余,理资料于先,购电脑于网,市设备…[浏览全文]

  • 1562/0
    2017-10-14
  • 我们都上报纸了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1年国庆节前夕,厂里给车间增加了很多的生产任务,模型房的任务大体上已经完成,但翻砂工段包括化铁炉及浇铸工序,存在着严重的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按照当时的相关规定,必须体现工人阶级当家做主,和工业学大庆的…[浏览全文]

  • 1564/0
    2017-10-14
  • 锉锯条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但凡是干过木匠的人,大概没有谁说他不会锉锯条,现在我已经是奔七的人了,还经常有这样的习惯爱好。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看到有木匠在那儿锉锯条,总会忍不住在旁边多看一会儿,只要是时间允许的情况下,还想要多看看。我一边看…[浏览全文]

  • 1560/0
    2017-10-14
  • 磨刨刀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你也许见过木匠磨刨刀吧?我过去可是经常干这样的事儿。记得1971年3月份,从被分配到五冶机修厂铸造车间的模型工段当木模工起,我开始学推木工刨了,每当看到,我推出的木刨花从我的刨子上口飞出去,随着我右手食指,轻轻地…[浏览全文]

  • 2058/0
    2017-10-13
  • 冯明卓站在公寓的阳台上不知所措,他的目光穿过庭院,落在了对面的墙上。对面墙上一片片郁郁葱葱的叶子,叶子中间藏了几多紫色的小花,是夕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牵牛花。牵牛花部分的枝叶甚至延伸到了墙外,也把冯卓明的思绪带得很远很远。冯卓明看着紫色的牵牛花想着:我的决…[浏览全文]

  • 2059/0
    2017-10-13
  • 车出的工件为什么是锥形?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1年7月,我们(铸造车间)三连已经从天回镇。全部搬迁到跳蹬河,跳蹬河地处成都市的东郊三砖厂一带,在学徒期间,按照厂里的规定,我们仍然住在厂里。白天在车间工段里上班。上班的地点在一楼,下班以…[浏览全文]

  • 2064/0
    2017-10-13
  • 师傅回来了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1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就要到了,五冶机修厂的大铁门圆弧拱顶上,挂起了几个大红灯笼,欢度五一的金黄色大字贴在大红灯笼上,特别显眼,显示出像是要过节的喜气。明天就是五一了。今天早上,刚上班不久,从模型房的大门…[浏览全文]

  • 2063/0
    2017-10-13
  • 又来了师弟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青石建华1971年4月下旬的一天,杨工长到车间办公室开会去了,回来的时候领回来男男女女的10来个年轻人,他(她)们一进模型房,立刻引起一阵轰动。其中有几个人曾经在厂里的兰球场上见过面,我们一批先来的几个男徒工一涌而上…[浏览全文]

  • 2054/2
    2017-10-12
  •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听到这首歌,我总是会想起妈妈曾经给我讲她小时候的故事,画面好像就在眼前,声音好像就在耳边。我的妈妈叫冬冬,有时我会打趣她:“生在冬天就要叫冬冬吗?”妈妈却总是笑着告诉我,也许招弟这个名字更适合她。如果一个女孩…[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