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12/0
    2017-10-20
  • 走投无路(风十九原创)很多人都会遇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这种情况或大或小因人而异。有的时候你遇到自己眼中天大的事,也许在别人看来并不算什么。也有的时候你认为你遇到的是你这一辈子最大的坎儿,但是过了几年再回过头来看其实真的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也有的时候,有些人,…[浏览全文]

  • 121/0
    2017-10-19
  • 第七章青麦之死抬头仰望天空,可还是流下了两行凉凉的眼泪。浅溪重新戴上耳机,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了。满脑子盘旋着“青麦死了,青麦死了”的声音。“是自杀的。”栀夏掏出手绢擦了擦眼睛。送入医院抢救的时候,青麦神智还是清醒的,她拉着她的手说:“谢谢你重新给了我生命…[浏览全文]

  • 86/0
    2017-10-19
  • 第六章不速之客天空依旧飘着雪,雪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屋顶上,大街上,树木上堆了厚厚的积雪。浅溪早早地起床,手里拎着一扎子中药走在雪地里,雪花一片一片落满大地。天蒙蒙亮,四周如同森林深处,寂静无声。耳边只能听到踏雪的“咔嚓咔嚓”的声音,站在门口按门铃,开门的…[浏览全文]

  • 110/0
    2017-10-19
  • 梨园村选举那天,乡亲们异常积极踊跃,空旷的操场里黑压压尽是选民,有扎起堆堆说笑打闹的,有三两个一起低声说话的,有静静呆着想心事的,还有抄着手冷冷观望的。高万全今天满面红光,招呼前来督选的领导。李三妹把那张不年轻的脸抹得看不见原样,笑得脸都变了形,肩上挎了个…[浏览全文]

  • 117/0
    2017-10-18
  • 从向家出来,高万全望着天空,挥了挥手,长长吐了口气,麻利地钻进车里,刚走不远,看见侄儿高本强背着喷雾器在路边走,他急忙停下车,招呼高本强:“这凶的太阳,你还要去打药,小心中毒啊,上我车来,我拉你去。”高本强被大伯反常的热情弄得有些受宠若惊,小声道:“看农药…[浏览全文]

  • 134/0
    2017-10-18
  • 第五章联谊会风波入夜时分,天空突然下起了雪,飘飘洒洒像一行行音符跳动的五线谱。浅溪穿着白色羊毛大衣,头戴一顶白色的毛线帽,站在巷口不时地跳着脚,不时地朝手心哈气。沉逸尘约她吃自助餐,她已经在风雪中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电话也打不通,她有些不甘心,内心还依然抱着…[浏览全文]

  • 106/0
    2017-10-18
  • 第四章橘园深深在沽阳第二年秋日的午后,阳光斜斜地照在院子里。院子里有一颗伞状的合欢树,这个季节枝桠上挂满的干掉的豆荚在风中摇来摇去,轻盈地在空中飘荡,坠落。慕辛站在树影里挥动着画笔,画累了会眯着眼睛抬头仰望一望无际的碧蓝的天空。浅溪站在围墙外,望了望墙内熟…[浏览全文]

  • 776/0
    2017-10-17
  • 第三章邻居在半山腰别墅区,浅溪沿着山间小路向大山深处走去,她只是好奇脚下这条布满青苔的台阶小路到底通向哪里。山里的风在林间呼啸,像一头发怒的猛兽。裹了裹身上的风衣,捻着一根狗尾巴草,闲情逸致慢悠悠地走着。拐过几个弯,来到一处空旷地,台阶坡上左转,一座半山腰…[浏览全文]

  • 1691/0
    2017-10-16
  • 汪青山是后来才知道他大婚那天发生的一切,感激与气愤交织。张天喜他们要找高万友算账,要他说说停电的理由,如果解释不清就要捶高万友一顿,明确撕破脸皮。汪青山劝道:“算了,又没造成啥不良后果,高万友那人放屁都不成圆块块,找他说道别脏了我们的嘴。他也是听别人指使。…[浏览全文]

  • 1696/0
    2017-10-16
  • 第二章租房入学后没多久,浅溪发现自己长高了,最明显的特征是长牛仔裤可以当做九分裤来穿,半个学期内“蹭蹭蹭”地长到了一米六七。于是跟着宿舍的小姐妹们去买衣服,在商场里兜来兜去,小姐妹们为她选了一堆的裙子,然后让她忍痛割爱地刷卡买单。理由是:是女人就穿!整天穿…[浏览全文]

  • 2083/0
    2017-10-15
  • 九奇怪的是,若是老天爷看得清,为什么有的人就总是幸运,总是顺顺当当,而有的人却总是拧拧巴巴,什么事儿都别别楞楞?来福嫂不就是想上班吗!当初一进城干的那个厂子完了;卖家电,卖着卖着也完了;卖VCD也不行。一开始,买卖多好啊,那一阵儿,乡下都来买VCD!简直就…[浏览全文]

  • 2100/0
    2017-10-15
  • 第二卷: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候鸟都已经去了南方,檐廊里的鸟巢都已经空掉了。命运像一个个转轮,消失的缘分,会在人海的浮浮沉沉中再次出现。我不知道,缘分出现,我会不会在人潮中一眼认出你。也许,时间能改变你我的容貌,那个住在心里面的人,不会改变。第一章入学大雾…[浏览全文]

  • 2082/0
    2017-10-14
  • 六您以为二姨只有看来福嫂的时候眼里才有火星么?非也。这里是中国。在美剧中我们看不到婆婆跟儿媳吵架,那是因为老外从小喜欢独立,娶了媳妇更是自个儿过自个儿的,井水不犯河水。但在中国,现在仍然有婆婆把媳妇娶到自己家——那样的话,婆媳矛盾就不可避免啦。先是,搬进城…[浏览全文]

  • 2079/0
    2017-10-14
  • 第十二章午夜电影院午后的寒风像鞭子一般在脸上割出一道道裂痕,栀夏裹了裹上衣,将头缩在围巾里。走着走着就到了电影院,站在电影院门口看行人抱着爆米花和可乐入场,各种各样的鞋子,脚步或缓或急。起身摸了摸口袋,只剩几个钢镚了,拿出一枚硬币,抛向空中,明晃晃的金属光…[浏览全文]

  • 2091/0
    2017-10-13
  • 汪青山一家人不知道大路上发生的一切,幸福地忙碌着。胡慧娴脚穿红色高跟鞋,胸前别一朵红花,粉脸儿映衬得更加娇美。过了一会,她去换了件粉色绣花旗袍,秀美的身段淋漓尽致凸显出来,她刚一到院子就引来一片惊呼和赞叹。送亲来的姑娘们急忙把她团团围着,不让别人靠近。林华…[浏览全文]

  • 2088/0
    2017-10-13
  • 四来福嫂舍不得买时髦衣服,也舍不得做发型,买化妆品。她坐在收银台后面,顾客却把那个大波浪头发的女店员当成老板娘——此店员高大丰满,胸前的项链金灿灿,嘴唇天天红艳艳。大波浪就挣那么点儿工资,怎么成天这么精神呢?虽然不赚钱,来福哥潇洒如故,嘿嘿如故,一来个战友…[浏览全文]

  • 2107/0
    2017-10-13
  • 第十一章意外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耳边是巨大的水花声,瀑布落入深潭中,像沸水般散发开来,汇成涓涓细流,在谷底蜿蜒。栀夏站在瀑布边,激流涌起白色的浪花拍打着石壁,分散开来,冷冷的水汽,带着一丝阴湿迎面扑来。青麦坐在与浅溪坐在火堆旁边烤火,萱草走过去帮春安搭帐篷…[浏览全文]

  • 2081/0
    2017-10-12
  • 一来福哥是我二姨家的老二。老二嘛,据我观察,一般不像老大那样作为头生子受器重,也不像老幺那样因为最小而受全家疼爱。老二就总是处在那么边缘的一个位置,或多或少地受到忽略和冷落。二姨父年轻时师范毕业,当过乡长,镇长,县长,大表哥来祥继承了他眉宇间那股凛然正气,…[浏览全文]

  • 2094/0
    2017-10-12
  • 二月十七晚上,是女方家花夜,照例要喝添箱酒。胡慧娴家左右两扇大门上各张贴一个大红喜字,楼上楼下挂了十二只大红灯笼,门窗上贴着奶奶亲手剪的吉祥图案,院子里彩绸飞舞,红烛高照,喜气洋洋。胡中林夫妇摆了十几桌花酒,左右邻居都来赶礼帮忙,和慧娴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们前…[浏览全文]

  • 2080/0
    2017-10-12
  • 第十章雁荡山之行春安在吧台后面忙得不可开交,浅溪却拿着一块抹布左抹抹右抹抹地磨蹭着。她盯着春安看了很久,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会儿,叫住了端着托盘的栀夏,附在她耳朵上说:“告诉你一个秘密,青麦姐可喜欢春安了!”“就你八卦!”栀夏用托盘轻轻地拍了她一下,“干好分内…[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