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05/0
    2017-10-18
  • 九风萧萧一看,少年后肩头巴掌大的地方已呈黑紫色,他不敢怠慢,让少年坐好,把嘴对准其肩头被蛇形剑尖刺中的两个小孔,用力吸着毒血,然后不停地吐在旁边的杂草中。慢慢地,少年的肩头已经泛红,吸出的血液也变得鲜红。风萧萧将丹丸用手指捏成碎末,敷在了少年的伤口处,然后…[浏览全文]

  • 237/1
    2017-10-18
  • 八又是一年的最好时节,此时正值夏秋之交。这一天,道长把风萧萧喊到内室,从壁橱里拿出一个包裹,打开包裹,里面是一柄装在犀牛软皮刀鞘里的短剑。道长笑着默默念道:“鱼肠剑,满尺长,专诸子,刺吴王,剑犹在,壮士亡,真英雄,万世扬。”说完,道长轻轻抽出短剑,只见剑身…[浏览全文]

  • 1709/0
    2017-10-16
  • 七月上东山,风萧萧来到师父的内室。青云道长正在打坐,他听见门响,双目并未睁开,命令道:“萧儿,坐在蒲团之上。”风萧萧赶紧应道:“遵命!”便在师父对面的蒲团之上盘腿坐下。青云道长睁开眼,笑呵呵地看着风萧萧道:“萧儿,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一套内功心法,将来练到何…[浏览全文]

  • 1701/0
    2017-10-16
  • 六鲍玄亮暗自埋怨师父: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收什么弟子,这小娃娃由我们师兄弟教他就足够了。风萧萧丝毫不差生,上前抱拳施礼:“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师弟给你们施礼了!”尹玄轨赶紧过来搀住风萧萧,呵呵笑道:“小师弟,免礼!”青云道长看出鲍玄亮的心思,呵呵笑道:…[浏览全文]

  • 2094/1
    2017-10-14
  • 五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一大群道士在围观,他们看到风萧萧突然从树枝上栽了下来,不禁都失声惊叫起来。两位道长看得真切,那风萧萧灵如狸猫,巧如猿猴,刚才滑落前,并无任何闪失之处。只见风萧萧身子离地尚有尺余,忽然头往上一挺,整个身子翻转过来,双脚稳稳地站在地上。这毕竟…[浏览全文]

  • 2099/0
    2017-10-13
  • 四“五侠”和“四鹰”皆闪掉外面的袍子,各自亮出兵器。金鹰奸笑着点指“中原五侠”:“就你们五个,也敢称‘五侠’?还妄称‘中原五行定江湖’!哼哼!今天我们兄弟四人让你这‘五侠’变成‘五瞎’,快点摆出你们的‘五行剑阵’吧,我们兄弟倒要见识一下。”“中原五侠”迅速…[浏览全文]

  • 2098/0
    2017-10-12
  • 三尘不染看到两个孩子眉宇间充满仇恨和杀戮之气,长叹一声说道:“扬儿、萧儿,北方诸国的百姓和兵士并非天生充满戾气,华夏之人也并非生来便善意满怀。八王之乱,汉人之间杀来杀去,百姓生无宁日,异族百姓同样遭殃。正是八王之乱,才给了天下各诸侯、各部落当权者可乘之机,…[浏览全文]

  • 2099/0
    2017-10-12
  • 二一天上午,后院传来了咩咩的叫声,原来是家里的母羊生了三只小羊羔,陈妈正在为母羊接生,尘飞扬和风萧萧围拢过来,好奇地看着。正在这时,邻家的牛二蛋和孙小宝站在篱笆墙外嘘嘘带喘着大声喊着:“萧萧,快去看呀,你家的小黄有危险了!”风萧萧蹭地站起身,往外就跑,尘飞…[浏览全文]

  • 2262/0
    2017-10-12
  • 每个人的骨子里都蕴藏着野蛮,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贪婪,如果得到了文明和善意地引导,世间将变得和平与温暖,如果受到了私欲和谎言地蛊惑,世间便充斥着灾难。一突然,篱笆门开了,爷爷搀扶着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进院子,对正在玩耍的两个孩子吩咐道:“赶紧把门关好!”尘…[浏览全文]

  • 2079/0
    2017-10-10
  • 第十六回悬赏缉谋犯民生皆苦难话说省城荣总管内室全部倒塌,昔日荣华豪庭皆化为一座废墟。官府于全省各城张贴公告缉拿首要通缉谋犯。而黑水城的民众脸色阴暗得比黑风谷的天空更为浓墨一般的深重。他们手持利刃兵器聚集于深岱山涧之间,男人每天练武习功且磨刀霍霍向着机关控制…[浏览全文]

  • 2080/0
    2017-10-02
  • 第十五回路遇投名人探访生意外“天青路逢知心人,春晓报喜恩爱妻!”一边说着话,于文晏一边左手所握着妻子王茑萍的纤细十指之手,右手轻柔地拂动她的一头乌青的秀发。王茑萍拥抱着于文晏耳边低声细语,说道:“文晏,我们已成婚多年久未出行,如今春天喜鸟儿处处鸣,你可想与…[浏览全文]

  • 2077/0
    2017-10-01
  • 第十四回幽谷神魔战世间明灭从正当于文晏等人身负重伤,力不从心地向着幽迂谷的方向缓慢行进之中。宁坤与宁消已带领诸众黑水城兵将跟随金燕子那样轻巧翼动飞行的黑燕飞客从悬崖峭壁点立而上,他们抖动着飞行衣的翅翼,仿佛深夜飞往悬崖燕巢之上的黑蝶飞蛾那样,向着尖锐突冗的…[浏览全文]

  • 2082/0
    2017-09-30
  •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万物复苏阴阳平衡,上古的封神大战至今流传,更为古老的则是洪荒时代,妖魔横行,大地之初混乱无比,民不聊生封神之战后,大地平息妖魔不现,仙人不出,但却留下众多后手,后古中国五千年中国出现个了不起的人物,被称为秦始皇千古一帝,世人称其为祖龙传…[浏览全文]

  • 2083/0
    2017-09-29
  • 第十三回壮士齐救众毒藤缠欲生于文晏得知天灵雪山附近的幽迂谷告急,他起身穿紧铠甲护衣,腰间束上镶着数层宝石的玉带,作好了出战之前的防护保御之事。每当他千军一麾地投身战事之时,总是英勇健雄地指挥诸众将士铁马奔蹄于战军阵列的前方。而于此时,张定楚得知于文晏即将率…[浏览全文]

  • 2088/0
    2017-09-27
  • 第十二回酒过已三巡相谈夜甚欢天寒雪冷、孤雁啸天。正在这白莽冰原之上,雪象穿梭于冰雪滑道而上,而它们的沉重脚步震落了银白雪杉上堆积已久的重峦迭嶂之冰层厚雪。席卷而来的冰窟狂风朝着它们击来,但是它们依然毫无畏惧地逆风沿着山路而行。话说于尚武终日困身于天灵雪山的…[浏览全文]

  • 2098/0
    2017-09-26
  • 第十一回剑花何处寻侠士自明意正在此时,于文晏从神马谷策马而回。神马谷位于雪域城城东,在一片流光溢彩的神奇金霞包围之中,雪域城兵将经常在此聚集,投入紧凑击鼓节奏一般的练兵特训中。而雪域城的军马在旁万马齐啸,而前腿奋力冲踢,于文晏用力紧揽着他的心爱军马,扯着环…[浏览全文]

  • 2092/0
    2017-09-25
  • 第十回金崖侠断肠悬魂愁难安话说这时已到夜上三更,在黑水城只听得夜燕的凄厉叫声掠过午夜铁色凝空。这边宁府大门发生低沉暗哑的一声之后,拖弋地移过蒙着厚重尘垢的朱彩镶金玉石地板。而就在这时,宁府悬挂在边壁上夜明灯被闯入宁府的不速之客用金珠铁弹击灭。而端坐于宁府内…[浏览全文]

  • 2091/0
    2017-09-24
  • 十万秦军战死肥下,让秦国的春天霎时一片愁云惨雾。咸阳城,咸阳宮大殿。嬴政手里紧紧握着竹简,脸色铁青道:「十万将士,肥下一战。.全没了,寡人不怪樊于期败在李牧手下,丢了十万将士,寡人可以不予重罚……」嬴政倏地直起身子,将手中竹简猛地往大殿摔去,暴怒道:「他竟…[浏览全文]

  • 2088/0
    2017-09-24
  • 点点星火隨着清羽剑一挑一拨四散飞窜,大厅之上可燃之处霎时间烈焰熊熊。有者闪避不及而遭星火击中,登时衣衫燃起火焰,凄厉的惨叫哀嚎响彻大堂。众人不由阵脚大乱,早已顾不得剿杀盖聂等人,纷纷夺门而逃。盖聂眼见火舌狂舞,一声呼啸:「撒!」率先往外冲去,门外之人正欲堵…[浏览全文]

  • 2085/0
    2017-09-22
  • 第九回毒计夺人命奸人谋际财雪域城城中一片萧索景象,雪清河里的孤舟独自在流离漂泊之中,数片飘落的黄叶凋零地降临在于文晏身边的土地上。于文晏与于尚武两人在雪域城内的偏僻的角落巡查。两人皆沉默不语,内心沉溺于激烈的矛盾激争之中。于文晏心想:天灵雪山招标一事是否应…[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