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8/1
    2017-12-15
  • 这个看似在不断探索、进步、日新月异的时代和世界,其实已经变成一个极其混乱和矛盾的大杂烩,在有些方面并无任何进步的意义和力量,因为这些进步都如此茫然,又如此自私。有时我会为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感到吃惊,这些都不是生活里的语言,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通过文字沉默地表…[浏览全文]

  • 85/0
    2017-12-14
  • 明亮的火光洒在他敞开的胸膛,虽已入了春,可还有些许凉意。他打了个哈欠,吸了口手中的旱烟,美美地咂咂嘴。“王排长,给我们讲讲呗!”20出头的小刘一屁股坐在王老五身边。“讲个屁,好汉不提当年勇。”王老五闭上眼睛,摆摆手。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给俺讲讲你年轻…[浏览全文]

  • 2487/0
    2017-12-11
  • 已经不知道走过市中心多少个街头了,繁华热闹的都市,路上的行人络绎不绝。公交站台一旁,刚下车的几个学生追打嬉闹,步伐轻快,自得其乐地走向他们的目的地,像是去往商场楼下的星巴克点上一杯咖啡,像是赶去商场五楼看一场电影或是唱歌,又像是去五楼最左边的那间新华书店陶…[浏览全文]

  • 2489/1
    2017-12-10
  • 夏娃每天必要到大街上去一趟,因为上海不是个普通的地方,只要有人,肯定在哪里就有她要找的故事。属于她自己的未来的故事,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的。夏娃听的别人的故事已经够多了,有趣的,没有趣的,至少别人都有故事可以讲,特别是几个女生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默默…[浏览全文]

  • 2487/0
    2017-12-10
  • 失误某县的一位姿色不错的女县委副书记想再"进步",想当个一把手,决定趁中秋节之际给省城的领导送点礼。但当前反腐风声紧,她思考后慎重地拿出了两套方案:①如果领导不是很热情,就送土特产;②如果领导很热情,就送银行卡。第二天,到了领导家,领导倒茶递水果很是热情,…[浏览全文]

  • 2489/0
    2017-12-09
  • 文by南溪[一]桃花林。小女孩抱着大熊,倚着大树,纯真的眼睛看着可口的大桃子,小心翼翼的声音尤其惹人怜爱:“大熊,这桃林有主人吗,我们可以摘桃子吃吗?”“你已经游荡两天了,肯定很饿啊,何况这桃林这么多桃子,你吃几个也没关系的。”大熊伸出厚厚的熊掌,轻而易举…[浏览全文]

  • 2488/0
    2017-12-08
  • 月儿坐上火车,她脑子里还像放电影似的全是给儿子过六一节的情景。月儿和儿子一年所有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总共也不超过二十天,可是儿子小宝就和月儿亲。每一次见到月儿,小家伙总将妈妈抱的紧紧的好像怕妈妈像以往那样在他一觉醒来就不见了……半夜里小宝惊醒总会妈妈!妈妈!…[浏览全文]

  • 2493/0
    2017-12-08
  • 周璇老爷子去世了,直挺挺的躺在用门板临时搭起的丧床上,咽气时桑大胆明明特意垫着他的下巴合拢了他张大的嘴,可是周旋的小重孙子乘大人不在意的情况下将他脸上遮盖的红布扯了下来,小娃娃被太爷爷张着大嘴的样子,吓得当场大哭,听到儿子哭声的孙媳妇顾圆儿过去抱孩子也看到…[浏览全文]

  • 2490/0
    2017-12-08
  • 青蛙原先是小土丘村的聪明人,可是现在的青蛙是个疯子,长长的头发都成了盖在头上的一张黑毡,身上套的到处捡来的破衣服和破袋子,一层一层漆了黑色的垢甲活像一身黑色的铠甲,小土丘村的大人小孩都叫他黄河大侠。青蛙住在小土丘村长沟的棺材洞洞里,他每天光脚跑几十里路到镇…[浏览全文]

  • 2488/0
    2017-12-07
  • 两个人眼睁睁看着蚂蚁一团团的往外爬,爬了足有5分钟,总算爬的差不多了。张晓拍着胸脯——妈妈米呀,吓的俺小心肝噗通噗通。李毛驴又找根树棍,过去捅了两下,确实爬光了,只剩零星几个,钻在牛皮破口探头探脑。李毛驴又在树下的草地拍打几下,很奇怪,那些蚂蚁都跑的无影无…[浏览全文]

  • 2571/0
    2017-12-05
  • 李毛驴这力拔山兮的力气使出来,仍然没能把这头死牛拽下来。李毛驴往地上啐了一口——这他娘什么牛啊,恋土难移啊?张晓在一旁笑的差点摔倒。他环视了一下树,说——这树挺奇怪啊,以前没见过这种树。李毛驴也抬头看了看——哦,不认识,瘪地方总有些奇怪的东西。他又使劲拽了…[浏览全文]

  • 2599/0
    2017-12-03
  • 文by南溪我为你唱一曲你倾城一笑不语你抚琴犹胜落雁沉鱼一。江南的雨,如烟。朦胧。青石小巷,人来人往。有戏子在卖唱。许多人撑着油纸伞,听他唱曲。的确好听,很干净,如潺潺流水,风拂杨柳。那戏子似是青涩,眼神不知看向何处,恍惚间,对上一双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浏览全文]

  • 2543/0
    2017-12-02
  • 我叫安北辰,我喜欢一个女孩。她叫……她没有同意我叫她的名字。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剧本,在这个剧本中,你永远都是主角,但是我却想闯入她的人生中,哪怕只是个配角,只要她能幸福、快乐。剧本可以根据观众的要求修改,但是人生的剧本,故事有了开始,就只能等待结局,想要…[浏览全文]

  • 2550/0
    2017-12-01
  • 月色与路灯交杂在一起幽静而又惨淡,在公园的一排排参天树下余晖看到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车身不停的晃动,还不时传来男人和女人喘着粗气的声音,余晖气冲冲的走过去一拳将车玻璃砸的粉碎,然后将那个男人从车里拖出来只一拳那怂货“阿!”呀一声就趴下不动了。然后他又为这一举…[浏览全文]

  • 2551/0
    2017-12-01
  • 张晓和李毛驴小心翼翼往前趟了几步,看见那棵树下好像贴靠着个很大的东西。张晓问李毛驴——那是什么东东,能看清吗?李毛驴眯起他的细眼仔细看,仍然看不清楚是什么。那棵树很大,枝丫横生,树叶茂密,在树下是个比较阴暗的所在,实在很难看清楚。李毛驴揉了揉他的毛驴眼,说…[浏览全文]

  • 2549/0
    2017-12-01
  • 一大清早,刘明白蹲在自家大门口的石礅上,狠狠的冲墙根唾了一口唾沫,他下了多少次决心,今天彻底决心带老伴张莲去看看她的腰椎病,看她走路坠着屁股一萎一萎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里一股子说不出的不得劲。钱积攒下来陆陆续续都被二儿子刘大壮给他媳妇巧花乱花了。他总算明白了,…[浏览全文]

  • 2642/0
    2017-11-29
  • 我叫陌田:陌田有个单肩包,这个单肩包呢是妈妈一针一线给缝的。在这群小学生里,大多数孩子们都背着家人缝好的书包,薇薇也是,只是薇薇的书包是缝好的双肩包并且用了很好看的碎花布,也有极少数孩子背着买来的双肩包。下学的路上,陌田背着水粉色的单肩包,单肩包是姐姐告别…[浏览全文]

  • 2637/0
    2017-11-29
  • 我叫陌田。陌田有个单肩包,这个单肩包呢是妈妈一针一线给缝的。在在这群小学生里,大多数孩子们都背着家人缝好的书包,薇薇也是,只是薇薇的书包是缝好的双肩包并且用了很好看的碎花布,也有极少数孩子背着买来的双肩包。下学的路上,陌田背着水粉色的单肩包,单肩包时姐姐告…[浏览全文]

  • 2600/0
    2017-11-29
  • 非洲空旷的大草原,夜晚异常宁静,一头瘸腿的母狮,守着自己尚未睁眼嗷嗷待哺的孩子,低声地咆哮着。它犹豫不决,舍弃?还是带它走?作为母亲,它还有两只半岁大的幼狮需要照顾。此处是鬣狗的地盘,孩子可怜而无助的叫声响彻夜空,显得更加危险异常。它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进食了…[浏览全文]

  • 2855/0
    2017-11-23
  • 李毛驴主动抢着背行李,刚吃完八个火烧,他还是乐意奉献点力气的。转过山包,前面已经是山林地带。爬山坡很不好走,两个人走的呼哧带喘。张晓点上支烟,抬头看一眼前面的乱七八糟的树林,说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这种地方该不会有什么野兽吧,咱俩还真得小心点。李毛驴也问…[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