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5/0
    2017-10-18
  • 1)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在这个繁华的城市,有一个名字很唯美的街道,就离悠晴不远的地方。难得今天学校放假,闷了好多天的悠晴终于出来透口气,漫无目的的到处瞎逛。可悠晴绕来绕去,最后还是朝那个方向走去。百花街,这是一条安静的街道,几家小店经营着小本生意,迷人的花…[浏览全文]

  • 229/1
    2017-10-18
  • 中尉副指导员张良上调到军部,很快结婚了。新娘王洁是一位实习军医,十分漂亮。这是公认的一对军中才子佳人。花烛夜,张良的老大哥曾连长带了10多个战士来补闹洞房。贺喜,吃喜糖,喜聊天,最后,曾连长喜得邪乎,发出实弹射击命令:“目标,正前方。瞄准下沿中央,放!”新…[浏览全文]

  • 1695/1
    2017-10-16
  • 进攻前,他们三班当开路先锋。趟过地雷阵时,他踩响了一个子母雷,倒在地上。一条腿飞了,胸膛不知中了几块碎弹片,右眼什么也看不见了。他还是从血泊里爬出来,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抬起头,用左眼四处瞧瞧。战友们把他扶到一边,继续去开路。他被救护人员抬上了担架。他是老…[浏览全文]

  • 2098/0
    2017-10-15
  • 芭蕉寨所有房屋都被敌人的大炮轰平了。木头房梁屋架在燃烧,冒烟。灰烬堆里,有一些杂物噼噼啪啪炸响。一个人影儿也没有,猪、牛、鸡、狗也看不到。被烤得烫人的空气中,迷漫着焦糊味儿。我们寻找曾经宿营的那座瓦房,无影无踪了。小心地钻过一个倒塌的屋架子,看见一个小男孩…[浏览全文]

  • 2105/1
    2017-10-14
  • 微小说哗变黑桃J一支队伍抬着花圈、扛着白幡、戴着黑纱,浩浩荡荡的有好几十人往县殡仪馆进发,说是参加局长岳父的葬礼。走到半路,忽遇对面一支也是参加局长岳父葬礼的队伍兴高采烈地从殡仪馆方向过来往回走。众人疑惑,上前相问。那些人说,搞错了,不是局长岳父死了,是局…[浏览全文]

  • 2084/0
    2017-10-14
  • 大雨中,山路变成了小河。担架队从五号高地抬下六位伤员。都用雨衣盖着,看不见他们的面目。他们有胸部中弹的,头部包扎的,有急待截肢的,没人呻吟,也许都晕了。山路湿滑、泥泞,担架员和护送的女护士时有滑倒、溜行。有担架底部滤出鲜血,和雨水混合,流淌在“河”里。离山…[浏览全文]

  • 2084/0
    2017-10-13
  • 攻下二号高地,占领主峰的敌人已完全被我方控制,拿下主峰只等时机。清理战场后,上报人员、装备实力和减员、损耗情况:牺牲了八位干战,轻、重伤员共26名。按有关规定、程序,由一排长何文斌带领一班五个战士,负责寻找、临时掩埋烈士遗体,待适当时机,再转运到烈士陵园分…[浏览全文]

  • 2084/0
    2017-10-12
  • 汪辉少校的肩章、领章上加了—颗星。在证券公司工作的爱妻得了大笔业绩奖,凑起来买了一辆小车。四岁的儿子转入一家顶尖幼儿园全托,生活质量上了新台阶。他们要开着新车,到郊外放松去。门铃响了。汪辉走到门口,看猫眼,猛—惊,血往脑海里喷,右手自然握成了铁拳。他擒拿的…[浏览全文]

  • 2079/0
    2017-10-11
  • 和煦的春光透过厚玻璃,照耀着前刘副局长满头银闪闪的白发,反射到那些火红、肥厚、大如手掌的花叶面上,折回来,丝丝缕缕缠上心,又勾出掩不住的喜悦,在红润无皱的脸上刷了一条红字标语:我的红掌兰多美!这些红掌兰主干都长了十个节,看去像小棕树,陪伴他入住这套三室两厅…[浏览全文]

  • 2083/0
    2017-10-11
  • 内容简介:凉子广西鹿良人,80年代初生于大头根村贫困人家,因母亲是聋哑人,遗传先天性聋哑基因,兄弟姐妹共有19人,其中只有4人是健康的自然人……故事真实讲述了凉子一家二十一口人的艰苦生活,特别记叙了凉子的的凄苦经历,曲折离奇,凉子后来被人强奸生子……凉子最…[浏览全文]

  • 2085/0
    2017-10-10
  • 王东是好男人,好丈夫,有感情有性趣有能力令她享受那种高潮。他更是好干部,办公室里,蛮拼的。到得最早,走得最晚。不声不响,埋头实干。领会上面精神,写写总结报告,理出几条经验,调解内部纷争,都不逊于正、副局长。别人办不好的事,交他,准成。这科长一当就六年,历任…[浏览全文]

  • 2085/0
    2017-10-09
  • “你看那莲花真是好看!”,她用她那抹了香奈儿香水的手指着池中的话说。“那是睡莲!”他回答说。“真美!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我喜欢这样的美!”她说。“是的,除了花美,还因为她成长的环境不好,但是不影响她成为一朵美丽的花朵??!所以千百年来被人们歌咏!”他说。“…[浏览全文]

  • 2088/0
    2017-10-09
  • 新的地铁工地围去了这路边花园一大片。他就露宿在围墙外的一条长椅上。两条空麻袋摺成枕头,剩下的空麻袋当软床垫,盖着一床没法换洗的花棉被。破旧平板三轮车和三大袋易拉罐、矿泉瓶、塑料桶之类的废物,成为他的挡风墙。洁白的围墙上,有—幅放大的农民剪纸画,画面突出一个…[浏览全文]

  • 2081/0
    2017-10-09
  • 站在云端,看着脚下翻滚的云浪,悦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她没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情怀,她体会到的是,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渺小。“悦,下来吧,那里太危险了!”妈妈在后面揪着一颗心,万一又晕倒了该怎么办?看着母亲近乎哀求的目光,悦知道妈妈在担心什…[浏览全文]

  • 2079/0
    2017-10-08
  • 空心屋天上的银河也变成了“豆腐渣”工程,决堤了。要不,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雨刷加速展开扇面运动,挡风玻璃的流水总是刮不尽。雨点像冰雹,打得车身叮叮当当地响。路面成了小河,白茫茫一片。朱学富的小汽车陷在泥坑里,挣扎不出来了。他莫名其妙地感到自己像进坟坑了。他…[浏览全文]

  • 2077/0
    2017-10-04
  • 清晨。母亲早早就在村口静静等待了,因为今日是中秋节,她的儿子写信回来告诉母亲,他会准时赶回来与母亲共度中秋节。虽然儿子迟迟没有出现,但母亲也并不着急,一脸笑意––因为去年的今日她也是在这里接回儿子的,所以她知道儿子不会食言。母亲翘首期盼,望着远方,突然看见…[浏览全文]

  • 2101/0
    2017-09-29
  • 小说:《早餐》我和常哥在同一个班组,下了夜班便会相约一起去吃早餐。吃早餐的钱一般都是轮流付账,当然常哥为人豪爽,经常会抢着把帐付了,虽说就十多块钱的事,时间长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每次看见常哥抢着付账,我心里总会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快乐,就跟捡到钱一样,心里总…[浏览全文]

  • 2090/0
    2017-09-29
  • 微小说困惑黑桃J一老者清晨起床,忽感喉部不适。似被一无形力量扼住,呼吸不畅,颈后嗖嗖有风。家人紧张,送其就医。医生立即开单检查:B超、CT等。再加核磁共振、心电图、脑电图、多谱图、肿瘤筛查……等一系列的检查和化验,各项花费六千多元。终于在外请专家的共同会诊…[浏览全文]

  • 2093/0
    2017-09-29
  • 与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她很小的时候,那时她刚好九岁,而他正大她一岁。她见到他的那天让她此生再难忘却。因为就是在那天她的世界整个倒塌了。她亲爱的妈妈离她而去了。尽管到现在为止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许久,但她依旧清晰的记得那天妈妈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紧紧握着她的手,…[浏览全文]

  • 2083/0
    2017-09-29
  • 午后的阳光倾泄,宇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像往常一样,在难得的午休时间里,他大多会坐在这里发呆,面前的电脑在屏保模式下频繁地切换着山水图片。忽然,丢放在桌角的手机有节奏地跳了起来,嗡嗡的震动声将宇从沉思中拽了出来。“喂,您好,请问哪位?”宇的手机里只存了几个好…[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