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369/0
    2017-12-10
  • 沿着一坡一坡的梯田下去,下到最低处,是一丘呈斜圆状的稻田。在稻田的一角靠近丝瓜蔓下面,是一条宽若二十公分的沟。这条沟顺着稻田,一直延伸到这丘田的末端,拐了一个弯,到了另一丘田。这条沟在泥芭懂事的时候就有了,泥芭如今都十一岁了,这条沟还是老样子,沟里的水永远…[浏览全文]

  • 2572/0
    2017-11-23
  • 我会用生命去回忆你,那个你我不愿忘记。“孩子,娘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美貌妇人有些悲哀的说道,她看着怀中包裹着的一个婴儿,眼里忽又闪过一丝狠绝:“孩子,娘这就把修为全传给你,就算是身陨,也绝不让那群人面兽心的修真者得到一丝的便宜!”说着她掌心汇聚灵力,源…[浏览全文]

  • 2604/0
    2017-11-07
  • 前世,我的佛前的一只大鹏。可以看到凡间的一切。?诵经念佛,青烟冉冉,前世今生,世道轮回,生死离别,世俗凡尘,见识了凡世太多的爱恨情仇,心已难驾。?于是,我也世故地想,不受转世的折磨。?可是,佛说,你有三世情愿缘未了,不去了断,你永远不可以转为金身,成仙成佛…[浏览全文]

  • 2629/0
    2017-11-03
  • 裸绞(风十九原创)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老百姓都是逆来顺受的。你欺负他,他不会反抗;你骂他,他还能给你个笑脸;你打他,他抱着头蹲下一句话也不会说。有的时候甚至你突破了他能容忍的限度,但是你马上就会发现他还有更低的底线。他的懦弱让你误会了,以为人人都是这么好…[浏览全文]

  • 2581/0
    2017-11-01
  • 11付义曾说过晚上苦女和白娇他轮流陪宿,不偏不向,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但苦女从没和他一起住过,总是和婆婆在东屋睡,前后算起来苦女已经和付义分居一年了,即便这样只要是属于苦女的日子付义也没回东院白娇那里,而是自己一个人睡在西屋,自打白娇的孩子没了以后,每逢…[浏览全文]

  • 2557/0
    2017-10-28
  • 10临近苦女的预产期,父亲和苦女都上了火,甚至几天都吃不好饭,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当年苦女的妈妈就是生苦女时难产而死,给他们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一向独立要强的苦女在这上没了主张,每天心慌慌的。三个月前付义拎着东西来看过她,被她赶了出去,连东西也没收,从此付义…[浏览全文]

  • 2549/0
    2017-10-26
  • 9那一晚,苦女和婆婆两人在西屋睡的,第二天清晨醒来,她的两个眼泡是肿的,婆婆也早早就醒了,只是在被窝躺着没起来,苦女穿衣下地去厨房给婆婆冲了杯豆奶粉端进来,放到婆婆枕头旁,说:“妈,一会儿你把这个先喝了,多躺会儿,先不要急着起来。”婆婆披衣坐起来,看着苦女…[浏览全文]

  • 2547/0
    2017-10-26
  • 七一夜未合眼,今天一早八点整,她先拨通班主任章鱼的电话。“老师,这样不行啊…”“真没事儿,您甭想多了。“可俺心里难受,堵得慌。俺想给北大发邮件,就说俺儿那个707分是月考的分儿,期末的分儿其实是686。俺儿没考707。”电话那边,章鱼很严肃地说,“您要是这…[浏览全文]

  • 2577/0
    2017-10-25
  • 四可现实就是,这个小县城已经28年没有人考上清华北大了。极个别极偶然的年份出过一个清华国防生,一个复旦;平常的年份,能考个外国语大学或以某某省名打头的大学也是个稀罕事儿。而相隔才50里的H城,一个县级市,每年都能出七八个清华北大!青蛙眼热啊!峥儿高一升高二…[浏览全文]

  • 2889/0
    2017-10-24
  • 挨着冰川的地方大多有个冰湖,据说这是冰川的眼泪。初春的四月,米堆冰川下的冰湖还没有完全融化,湖面上还覆盖着一层刚刚落下的雪粒。拨开雪粒,冰层下面的水已经开始有了春天气息的萌动,脚踩到冰面上咔嚓咔嚓作响,好像随时都会扑通一声掉下去。不远千里而来的伙伴们在湖面…[浏览全文]

  • 2547/0
    2017-10-24
  • 一峥儿妈从树上下来,心突突跳着。别误会,这不是一篇童话。峥儿妈不是鸟,是个人。中国的户口虽没有城市与农村之分,但实际上,在国人心目中,却是分为房子和蛋。就像我一提笔记本,您想到的就是笔记本电脑一样,蛋指的是蛋壳型房子,鸡蛋就是鸡蛋。为什么呢?因为祖父辈或父…[浏览全文]

  • 2541/0
    2017-10-23
  • 8苦女进屋看到的情形是白娇头上缠着白纱布,靠被坐在那里,有气无力的,付义手端一碗水在哄她吃药,白娇哼唧着皱着眉把药咽下去后,付义随即又用手心擦擦她的嘴角像对待一个孩子似的,他对她的这份宠溺令苦女的心直发寒,这期间苦女就站在炕前冷眼旁观他们,他们也毫不避讳她…[浏览全文]

  • 2531/0
    2017-10-15
  • 7那边付义端着洗脚水刚走到门口,屋里就有一只白嫩的小手帮他把门打开了,紧接着出现的是一张笑嘻嘻的迷人的小脸蛋儿,白娇弯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付义开心一笑,跟在白娇身后进了里屋,他手里的水盆还没等放下,一只粗糙有力的干活的手一下子就打翻了水盆,搪瓷盆哐叽…[浏览全文]

  • 2534/0
    2017-10-13
  • 6没想到白娇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苦女想,亲人就是亲人,白娇表现的那么无情她家人还是原谅了她。想起小时候白娇一家对白娇的宠爱,她都替他们心寒,没想到辛辛苦苦养大的是一只白眼狼,她真的不希望这只白眼狼再来给她添乱了。这个年苦女一家人过得很愉快,人逢喜事精神爽,…[浏览全文]

  • 2533/0
    2017-10-11
  • 5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俩虽然没再拌嘴可两口子的关系明显疏远了,付义的那番话给苦女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她不像以前那么快乐了,每天就是沉默地干活,付义跟她的话也少了,两个人各忙各的。苦女的心里有些压抑,由于从小没妈,很自卑,使她养成敏感又自尊的性格,很在意别人对自己…[浏览全文]

  • 2540/0
    2017-10-06
  • 4两个人往回走的时候,苦女把她领进了村里小卖店,买了两瓶二锅头,两瓶罐头,告诉白娇到家后就说是她买的,又掏出二百元给她,让她到家后给婆婆,就当是她的伙食费。她们到家后,只见婆婆和付义沉着脸坐在炕上,看见她们回来都松了一口气。白娇按苦女说的都一一做了。苦女把…[浏览全文]

  • 2571/0
    2017-10-06
  • 3第二天下午,付义回来了,他以为客人已经走了,进屋后看到白娇愣了一下,打了招呼后他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拿出一件红格衣服递给苦女,喜滋滋地说:“我给你挑的,看看我的眼光咋样?”白娇的脸上起了乌云,这瞬间的表情被苦女捕捉到了,她马上把衣服递给白娇,说:“你试试看,…[浏览全文]

  • 2533/0
    2017-10-06
  • 2二十年前,在一户农家里,一对年轻人正在相亲,男方是个英俊挺拔的帅小伙,女方是个美丽端庄的秀气姑娘,两个人按常理单独在一起聊了聊,然后女方就按常规先行告辞,媒婆追上来,问:“怎么样啊?”姑娘羞怯地说:“我看挺好,回去再跟父亲商量商量。”媒婆又进屋问男方。小…[浏览全文]

  • 2577/0
    2017-10-03
  • 《王者之心》作为编创耗时最长,改编次数最多的《王者之心》,无疑为是作者倾尽精力最重的一部。作为作者的科幻类处女作,《王者之心》以五十集的篇幅,以七年的创作时间呈现出一部科技虚拟结合、大战情感交织的人气传说。本作品以人类与外星盟军组成阵营,共同对抗持续数千年…[浏览全文]

  • 2528/0
    2017-10-02
  • 隐形侠之一往事不堪回首1在城郊东边不远处的一个村庄里,微曦的晨光笼罩着一家农舍,五间砖瓦房宽宽敞敞,外墙上抹着绿色水刷石,房檐下刻着各种图案造型,这房子今天看来不出奇,可二十年前在当地却堪称一流。房子前院是个大大的菜园,曾经这是一个蔬菜大棚,棚子里一年四季…[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