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7/0
    2017-10-19
  • 26清洁工多少个子夜,我还在拿着笔,只为在我的点点笔画中提到你,我记得你说过的那句,“白,一切都过去了。”可是对于我,我怎么能好好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呢?我还有那么多的没来得及,对于现实,我已经无能为力,只有借助我的一支笔,还能让我们的故事继续下去。我不知道,…[浏览全文]

  • 49/0
    2017-10-19
  • 25睡在雨中也许你不记得了,已经过去了多少个日子,维我还在这发白的日光下,来到一个叫“巴萨”的地方,就是你曾经站立的地方,拾起你脚下的碎片,把时光拼凑起来,融入我的字里行间,写着一个故事,只有在这个故事中,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想什么时候和你相见…[浏览全文]

  • 67/0
    2017-10-19
  • 24他是谁也许我的思想还没有长成大人,40多岁了,还是那么的romantic,_childish,充满了幻想,喜欢站在窗前,望着遥远的夜空,自然自语,看到花儿枯萎就会忧伤,看到蜂蝶翩舞就要作诗,下雨了,摘一片叶子,放在头顶上就当成是一把伞,我这样的一个孩子…[浏览全文]

  • 68/0
    2017-10-19
  • 第一章《天王的绯闻》一清晨,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房间,闹钟应时地开始工作。“嗯……”未睡醒的少女不满地嘀咕道。手一挥,于是,这位闹钟先生光荣的下岗了。“叮咚!”门铃声响起,少女翻了个身继续睡。“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少女不耐烦的用被子捂住脑袋。“叮咚!叮咚…[浏览全文]

  • 86/0
    2017-10-19
  • 白匈说,老汉使还回忆了刺杀汉奸中行说的往事。这是公元前121年战争年代的事情。一片充满血腥味的尘土漫天飞扬,朝着匈奴右地河西草原滚滚而去,匈奴人正在那里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保卫战,而汉将骠骑霍去病正在不遗余力地猛烈攻打。此次行动,目标是匈奴太子,以及一位身居匈…[浏览全文]

  • 89/0
    2017-10-19
  • 23花落多少河流唱着歌很快地游走,冲破所有的堤防,但是石头却留在那里,忆念着,满怀依依之情,告诉我,好吗?为什么你有一万个借口离开我,却没有一个借口为我停留?告诉我,我在等谁?那个人岂不是才刚刚走?当明开的小汽车从那树丛中钻出来时,就像一只小白兔冲到我的面…[浏览全文]

  • 80/0
    2017-10-19
  • 22青瓷器的花瓶“格林画橙”是177中学的学区房,就在学校的隔壁,这里是既没有林,也没有橙,有的只是泥砖墙,而那些砖也不是橙色,那些墙也不是绿色,如果说是一幅画,那可能是用墨汁,锅底灰,黄泥勾兑的颜料绘制而成,因此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就不想再来第二次,可是后…[浏览全文]

  • 49/0
    2017-10-18
  • 第二节憧憬青年在北京没有多逗留,,他仅仅买了一部新的手机,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他的家在北京的更北边。客车飞驰,他的心却是另一番滋味:有期盼,也有失落;有激动,更有虚无;很不甘心但又无奈。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各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越往北越萧条,道路两旁的杨柳…[浏览全文]

  • 56/0
    2017-10-18
  • 三九天长篇小说连载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刘朝宏著第二十一章从北州回来以后,梁玉仹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傈海云对他的冷落,使他很少主动再给她打电话。可是,隔个三天五日的傈海云就主动来个电话,这样的联系一直保持了一年多。一年后的夏天,傈海云突然终止了与梁玉仹的通话。…[浏览全文]

  • 769/0
    2017-10-17
  • 21半杯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过去与将来,而是我向前迈一步,你却远离我十步。我从此告别了满山遍野的昨天,心慌意乱地踏着地铁那从下向上的滚梯,不光是我的心,我的脚也开始走向了他的明天,外面的阳光正一点点地盛开,来到地面,便是灿烂和晴朗,果真如此吗?不,七月份…[浏览全文]

  • 769/0
    2017-10-17
  • 20离婚绿草一片,清风扫过,野花乱撞,带着松树的芳香,一座座房屋坐落在半山腰上,而那些中的之一,便是家阳的老房,也可以说曾经是我的老房。门前有一棵大柳树,各种颜色的鸟在树上窜来窜去,就像树上的一朵朵花开了,紧接着又一朵朵被人摘去。你可以想象,一些小孩子们手…[浏览全文]

  • 770/0
    2017-10-17
  • 19一生一世我向往一个天梯,梯子头顶着天,那一端高高在上,你站在梯子上对我说:“我要与你一生一世。”我躲在无人的地方忍不住拼了命地哭泣,直到哭得口唇发白,昏去了一两秒钟,仿佛这样才和我受过的苦相当,否则怎对得起我自己漫长的等待?“?”他发过来的信息,我给他…[浏览全文]

  • 770/0
    2017-10-17
  • 第四章知遇之恩君玉出了皇宫,与荣发刚回到家门口,便听门子说,梁大人派人来过两次了,问爷回来没有。君玉就知恩师挂着,门也没进,掉头直奔梁府。路上,荣发见君玉神情严肃,不安道:“不是给太后治好病,就会升职了吗,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君玉道:“升职是定了的,也是…[浏览全文]

  • 770/0
    2017-10-17
  • 这是一个难产的故事,但实际上远非如此。当时,汉人燕登的妈妈叫人放些水在炉子上烧,在烧水时,她就跟燕登说话。"这位夫人快生孩子了,燕登,"她说。"我知道,"燕登说。"你并不知道,"妈妈说。"听我说吧。她现在正在忍受的叫阵痛。婴孩要生下来,她要把婴孩生下来。她…[浏览全文]

  • 772/0
    2017-10-17
  • 在北海,我们听到了来自老哈河匈奴东胡之战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条驳船拉上了老哈河码头。两个东胡人站在河边等待着。汉人燕登和他的妈妈跨进了船梢,两个东胡人把船推下水去,其中一个跳上船去划桨。金大爷坐在营船的尾部。那年轻的一个把营船推下了水,随即跳进去给金大…[浏览全文]

  • 2078/0
    2017-10-15
  • 前天得知李凯来江城出差,晚上我约了他吃饭叙旧。李凯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十几年以前,我们相识于一次业务培训活动。那时,我们都喜欢写些豆腐块,偶尔也能发表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因为拥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会议结束后,我和李凯就保持了通信联络。在来往的书信当中,我们畅谈工…[浏览全文]

  • 2083/0
    2017-10-15
  • 楔子灯红酒绿的一夜,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迷茫之中,寻找着回家的路。樱花城这所浪漫之都,也昏昏沉沉地睡去。这里,有人追逐着梦想,有人为明天奋斗,有人拼尽一切却只为跟上生活的脚步。有人富有,有人贫穷。有人在前进,有人在后退。有人哭,有人笑。而有的人一出生就注定…[浏览全文]

  • 2085/0
    2017-10-15
  • 竹林岁月,生活总是逼著我去思考,逃避成了最好的选择。竹的静谧让我悸动的心平静,脑海总浮一人的身影。似乎忘记了些许回忆,总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萦绕在我的的身边,午夜梦魇,吞噬着我的灵魂,总有一抹光打破我灵魂的枷锁。漫步在竹之国度,清香是深入我骨髓的味道,微风…[浏览全文]

  • 2092/0
    2017-10-14
  • 18不拒绝你那,我用旋风都打不开的大门,何时为我敞开?你在门里,我在门外,如果能够的话,我宁愿做一个盗贼,把你的心偷来。亲爱的读者,还记得杜夜合吗?是不是也像白明开一样那么的狠心,忘记我好久了呢?白明开,这个每天我都要在心里重复上千次,恨得,又不舍得咬牙切…[浏览全文]

  • 2078/0
    2017-10-14
  • 姗姗感觉到,她有时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她昨晚又是心血来潮,通宵写毕业论文,慢慢的天就亮了起来,她仍然不想睡,起来洗漱了一下就走出宿舍。她,似乎是特别的对生活充满了好奇与热情。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夜给了她无限想象的空间,而白天又让她如此眷恋。也许,…[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