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207/0
    2017-10-11
  • 在开往市一中的公交车上,拥挤的人群的相互碰撞,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被挤在其中,周围的人不时碰到她扶着座椅的手上,她的脸上露出几分与她气质不相符的厌恶,一路皱着眉头,好不容易下了车,匆匆往卫生间而去,在水龙头下一遍又一遍冲洗着别人碰到过的手。这是夏凉夜,看外貌…[浏览全文]

  • 2073/0
    2017-09-27
  • 我喜欢你,叶路清对着喝的醉醺醺的吕智宸大声的说。k歌房里的音响声躁动不止,大多数人都喝醉了,其余的人困得也都睡着了。包房里只剩下程然然扯着嗓子含糊不清地唱着跑调的歌,叶路清的告白并没有影响到沉浸在自己歌声里不可自拔的程姑娘,那句我喜欢你穿插其中,随着应景的…[浏览全文]

  • 2317/0
    2017-08-17
  • 我很喜欢你,我喜欢你要比你喜欢我早,从我们第一次开始说话……,我等了你五年,你等了我七年,可终究我们还是会错过彼此。我可能就是个倒霉鬼附体的孩子,准确的说是有个乌鸦嘴,每次心底害怕发生的事十有八九会发生。小学一年级分班,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搬不动桌子,所以…[浏览全文]

  • 2304/0
    2017-08-11
  • 我叫陈阳,一个九五后高中生,今年十六岁(实岁),就读于‘新华市第三中学’,是一名高一学生,今天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心里有一些忐忑,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需要重新开始适应,心里难免有些担心,因为今年开始,我就是一个全日制的寄宿学生了。我身高一米六七,长相…[浏览全文]

  • 2278/0
    2017-08-10
  • 我是一个九零后,细点说就是一个九五后,被冠以九零后称号的一群人,现在是一个高中生。很多人都认为,九零后是继改革开放后最幸福的一代,曾经的苦难再也落不到他们的头上了,而九五后更是如此,但我却不这样认为。2012年这个时候,手机、电视、电脑的普及的已经相当快了…[浏览全文]

  • 2297/0
    2017-07-25
  • 从相遇到现在,我们已经走过了五年的光阴,我不知道这五年对你意味着什么,但对我来说,难以忘记。17岁遇上你,我们同班。18岁了解你,因为一本书,我们开始了第一次聊天。19岁爱上了你,我们高三,你是我的同桌,我们相约一起去山东,说好一起坐在渤海边,撸着烤串喝啤…[浏览全文]

  • 2308/0
    2017-07-17
  • 《谎言》chapter10“最大的伪装,莫过于谎言。”——卡修斯现在是黄昏,如果要精确的时间,应该是五点半。卡修斯半躺似的靠在树干上,他心情不好,一种胸闷的感觉,无声的恐惧仿佛捏住他的咽喉。卡修斯靠了一会儿,才默默地起身,自己也不知在做什么,夕阳剩余的金辉…[浏览全文]

  • 2246/0
    2017-06-23
  • 随着足球比赛的结束,接下来的活动,都和初三的没有任何关系。仿佛这一次活动,就是为了让初三的不后悔。每天都沉浸在学习中,廉柳奇感觉有些无趣。或许是这种压抑也影响到了他,所以他总会时不时拿英语问题去请教柳青,即使他已经懂了。越是到最后的时刻,大家就越紧张,生怕…[浏览全文]

  • 2282/0
    2017-06-22
  • “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明天就是足球比赛,借这个机会放松一下。但我希望,该学习的时候,不要贪玩。”晚自习,魔鬼来到了班里。这一段时间,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沉闷。也只有那些对自己学习把握住的人,才每天去玩一下足球。为了比赛,同时也是为了兴趣爱好。如果说,之前他…[浏览全文]

  • 2291/0
    2017-06-21
  • “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局?”白天的课程上完后,终于是可以练球了。谁也不会踢足球,而他们的教练,居然还是魔鬼。听说他上学的时候踢过,不知道是真是假。而且过了这么久,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吧。“那我们就来试试。”蓝金隅自然不会怕了蔚祝仁。“你们选好人没有?”看到他们…[浏览全文]

  • 2243/0
    2017-06-20
  • “过年你得了多少红包?”“今年我去了黄山玩。”“哎,你作业写好没有,给我看看。”“帮我写作业,我给你七块钱!”“听说据山又新出了一家奶茶店。”“都有什么口味?”“我空间有过年的图片,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过年的。”…………几乎每个教室都很热闹,心思根本就不再补…[浏览全文]

  • 2225/0
    2017-06-19
  • “你们饿了没有?”虽然十里画廊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但是有许多地方还是可以走走的。“你不要告诉我说吃午饭,我习惯了每天两餐。”廉柳奇到是不怎么饿。“猴子,听说你们这里有云吞蛮好吃的,在哪?”周晓看来是馋了。“就在镇上。”柳絮回答。“奇哥,你还要继续走?”看到柳…[浏览全文]

  • 2251/0
    2017-06-18
  • “喂,起来没有?”早上,廉柳奇吃过早餐后,就打电话给柳絮。“早就起来了,你什么时候来?”柳絮问道。“现在就去,去到哪里?”廉柳奇可不知道柳絮家在哪。“你坐车到公安就可以了,我上去接你。”柳絮不担心廉柳奇不知道,只要他到公安就可以了。“好,我知道了,到时候电…[浏览全文]

  • 2217/0
    2017-06-18
  • “今天要去二娘家,明天去小舅舅家。”早上醒来,廉柳奇看了看时间。这两天他要走亲戚,没有时间去柳絮家。过了这两天,假期可就剩下四天了。虽然不记得二娘了,但有母亲陪他一起,倒不会太过于尴尬。他发现,二娘家离他老家挺近的,也是一个村子。廉柳奇发现,似乎农村人过的…[浏览全文]

  • 2197/0
    2017-06-17
  • 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廉柳奇有些不舍。但他也明白,寒假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停留太久。和小伙伴们道别,廉柳奇向他们保证,不会忘记暑假的约定。虎头牛尾:奇哥,你怎么消失了一个星期?回到家里,廉柳奇终于可以上网了。他一登陆扣扣,就有消息在闪烁着。看信息发过来的时…[浏览全文]

  • 2208/0
    2017-06-16
  • “新年真是好玩!”早上,廉柳奇很早就醒来了。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况,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很显然,他们玩得很开心。农村的过年,早上是要去奉神的。就算廉柳奇自己不起来,也会被父母给叫醒。只是他不知道这个,否则不知道该怎么想。“小奇,快点洗漱,然后去奉神。”凌五…[浏览全文]

  • 2226/0
    2017-06-15
  • 放寒假的时候,就差五天就过年了。廉柳奇并没有去找同学玩,而是呆在家里。除了每天早上的锻炼外,一部分时间去表弟家上网,一部分时间用来写作业。每次看到表弟玩游戏,廉柳奇就有些尴尬。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初三那么忙,怎么有太多的时间玩游戏。对于表弟,廉柳奇也不能说什…[浏览全文]

  • 2263/0
    2017-06-14
  • 早上,廉柳奇就被自己设置的闹钟给吵醒了。关了闹钟,他轻轻地起身。从昨天起,他就给自己制定了计划。早上起来锻炼一个小时,中午适当休息,下午适当锻炼。有了计划,廉柳奇不至于盲目。没有惊扰到舍友,他洗漱完毕后就离开了。“真早。”打了个呵欠,廉柳奇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浏览全文]

  • 2234/0
    2017-06-14
  • 等着别人爱,不如自己爱自己01昊是我大学的一个室友。他和那些在大学中闪闪发光的人不一样,没有背景,没有特长,不高,不帅,甚至连一颗积极向上的心都没有。他说,他上大学就是为了逃避。我知道他的父母在他高考后不久离婚了,断断续续争吵了十五年的婚姻结束了。不可否认…[浏览全文]

  • 2214/0
    2017-06-14
  • 一阵冷风吹过,安晓不禁打了一个喷嚏。六月,夏天夜晚还是这么冷,一如你曾经带给我的伤,还是那么痛,对吧,文凡?望着眼前隐没在黑夜中的母校,安晓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她曾在那里送过他一块表,他曾在实验室帮她灭掉火苗窜的老高的酒精灯,他曾在留言簿上写下“聚也不是开…[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