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772/1
    2013-08-26
  • 田野,坡地,林间。我以为这会是我一生的居所。“死人花”乡人这样叫我。我在意吗?我用花香芬芳坟地,顽强的活着。“臭贱”我以为这会是人类对我的唯一评价。盛如烟火,金合欢,那个和我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的美人-马樱花。烂漫如星,我亦如此。可为何“喜气”和“晦气”-她…[浏览全文]

  • 2470/1
    2013-05-06
  • 又是一场让人觉得好爽快的雾,在我欣赏晨雾,匆忙行走在人群中,可曾,也有人在不同的地点,赏着总在人意料之外的晨雾。在我内心迷雾四起的时候,总有一场浓雾,等着我来驻足欣赏,有人可否留意,在我欣赏晨雾的时候,也许已欣赏了从我身边走过的你。--2011。11。16…[浏览全文]

  • 3138/2
    2012-09-22
  • 一直以来都是默默的期待,我从未想过要有个美丽的结果,当花开过了在最美的季节,又当我最期待回报的时候,一松手,花瓣已从我手边轻轻的滑过,有谁还站在原地等待,只可惜,那最美季节里的花朵,留住了我一时的冲动,而我,将不会再为花瓣的凋零而落泪。--2011。11。…[浏览全文]

  • 7716/5
    2006-12-19
  • 听林青儿本人说:她出生于立冬的清晨;立冬是冬季的开始,万物萧条;父亲寄望于她的朝气蓬勃,永远常青翠绿,于是给她起了这个名字。我笑道:“林青儿,林青儿,树长满青叶时,招来群鸟为巢,吵死了!招来大风呼呼吹,青叶乱作一团!”她咯咯地笑着说:“你在树阴下乘凉,多舒…[浏览全文]

  • 9439/2
    2004-12-30
  • 朋友,这个词语为什么我说起来这么沉重,它不是应该很轻松很愉快吗?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的友情吗?还是我有多的友情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或者友情亏欠我太多?还是我亏欠友情太多?可是,是这其中的任何一个理由吗?还是有别的理由?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愿意承认。因…[浏览全文]

  • 7413/1
    2004-05-26
  • 今天是"平安夜"接了一个意外的电话,心中感慨万千!或许算是感悟吧!忽然觉你有些可怜!与"狼"共枕了那么多年!而她更可悲,竟死守着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有时候真的搞不懂你们那代人是怎么看待婚姻的?你为了一个所谓的责任竟可以忍受那么多年?而她竟然不知当爱不再了,…[浏览全文]

  • 7292/2
    2004-05-27
  • 一切都没来得及开始,却已经结束。几分不甘,几许失落!你我虽相逢于网络-而你却真正走入了我的生活。开始对你的不屑,那时的我多么的洒脱,一切都可以笑之置度外。本以为可以这样静静的生活。本不相信什么网恋?!而你的关心,呵护,甚至于执着却深深打动了我这个看似冷酷的…[浏览全文]

  • 8242/0
    2004-05-27
  • 当我写完这句话时一定有很多人要骂我,由古至今有多少人歌颂爱!~爱包括很多种,而今天我所要讲的是"情爱"的爱,当我说到这里时,一定有很多人认为我不懂爱?不会爱?甚至于不配爱?当爱来临的时候,我幸福不已!当我苦心营造爱的时候,我措手不及!当爱已成往事的时候,那…[浏览全文]

  • 7718/0
    2004-05-27
  • 男人可以为了事业放弃所有,而女人却为了一份感情倾其一生,这就是男女永远无法平等的本质,因为上苍创造了人时,就给他们配置了不同的灵魂,这种本质是与生俱来的.女人骨子里就有种依赖男人的归属感.并为之幸福!却忘记了真正靠的住的是自己!懂得真谛时,已是东风无力,百…[浏览全文]

  • 7270/1
    2004-05-25
  • 心情是爱的港湾我要扬起沉封的帆——远航让爱与被爱一起沉睡只做我自己。…[浏览全文]

  • 7456/0
    2004-01-14
  • 最近读到魏晋时代艺术家阮咸的传记,阮咸是魏晋南北朝七位最重要的诗人作家之一,在当时号称为“竹林七贤”,但是他净像其他六贤阮籍,嵇康、山涛、向秀、王戎、刘伶有名,因为他的文学创作,一点也没有保留下来,我们几乎无法从文字去追探他在诗创作上的成就。幸而,阮咸死的…[浏览全文]

  • 7455/1
    2004-01-14
  • 王维有一幅画《雪中芭蕉》,是中国绘画史里争论极多的一幅画,他在大雪里画了一株翠绿芭蕉。大雪是北方寒地才有的,芭蕉则又是南方热带的植物,“一棵芭蕉如何能在大雪里不死呢?”这就是历来画论所争执的重心,像《渔洋诗话》说他:“只取远神,不拘细节。”沈括的《梦溪笔谈…[浏览全文]

  • 7352/0
    2004-01-14
  • 有人说过年是“年关”,年纪愈长,愈觉得过年是一个关卡;它仿佛是两岸峭壁,中间只有一条小小的缝,下面则水流湍急,顺着那岁月的河流往前推移,旧的一年就在那湍急的水势中没顶了。每当年节一到,我就会忆起幼年过年的种种情景。几乎在二十岁以前,每到冬至一过,便怀着亢奋…[浏览全文]

  • 7585/0
    2004-01-14
  • 每年总要读一次《红楼梦》,最感动我的不是宝玉和众美女间的风流韵事,而是宝玉出家后在雪地里拜别父亲贾政的一段: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静去处,贾政打发众人上岸投帖,辞谢朋友,总说即刻开船,都不敢劳动,船上只留一个小厮侍候,自己在船中写家书,先打发人起岸到家,…[浏览全文]

  • 6857/0
    2004-01-14
  • 我读过好几部佛经,常常为其中的奥义精深而赞叹着,可惜这些佛经总是谈出世的道理,认为世上的一切都是空的,很难运用到实际的生活里来,对一个想要人世又喜欢佛道的人总不免带来一些困惑。黄桑禅师说法里有这样一段:“心若平等,不分高下,即与众生请佛,世界山河,有相无相…[浏览全文]

  • 7270/0
    2004-01-14
  • 五点五十分华航飞往旧金山的七四七,眼看着就要起飞了。我从出境大厅出来,开着车,踩紧油门,正好看见那架七四七以美丽的姿势起飞,我顺着柏油大道飞弛;起先和七四七并行着,才一转眼的时间,飞机已经越过我的头顶,飞向了天的远方。这是难得的好天,是远行的好日子,阳光普…[浏览全文]

  • 7606/0
    2004-01-14
  • 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日,当代知名的作家索尔仁尼琴,站在台湾嘉义的“北回归线”标志碑前露出了开心的微笑,他兴的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跨上热带的土地。”看到索尔仁尼琴站在“北回归线”上的形象,给我一种大的感动。那个小小的标志碑上有一个雕塑,是地球交错而过的…[浏览全文]

  • 7249/1
    2004-01-08
  • 在淡水高尔夫球场,正下着细雨,没有风,那些被刻意修整平坦的草地,在雨中格外有一种朦胧的美。我坐在球场的三楼餐厅举目四望,有一种寂寞的感觉包围着我,看着灰色的天空,我深切的感到,年轻时一串最可贵的记忆已经在这雨里湿濡而模糊了。那是因为刚刚我为了避雨,曾想到淡…[浏览全文]

  • 8338/1
    2004-01-08
  • 我在乡下度假,和几位可爱的小朋友在莺歌的尖山上放风筝,初春的东风吹得太猛,系在强韧钓鱼线上的风筝突然挣断了它的束缚,往更远的西边的山头飞去,它一直往高处往远处飞,飞离了我们痴望的视线。那时已是黄昏,天边有多彩的云霞,那一只有各种色彩的蝴蝶风筝,在我们渺茫的…[浏览全文]

  • 7553/0
    2004-01-08
  • 一位乡下的小朋友告诉我一个有趣的童话故事,是我从未听说过的,小朋友也不知道出处,我现在把它记录下来:从前有个国王,他有七个女儿,七位公主各有一千支用来整理她们头发的扣针,每一支都是镶有钻石且非常纤细的银针,扣在梳好的头发上就好像闪亮的银河上缀满了星星。有一…[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热点林清玄专辑